分卷阅读485

竟然压抑不住地呻吟一声,雪白的嫩臀上浮现一道掌印,眼睛里更浮现一层水雾。

  “昨晚还没折腾够啊?快点起来,我帮你们放洗澡水。”

  王凤一提起昨晚,俏脸上顿时绯红一片,更在张俊兴奋的目光中低下头,匆忙跑进浴室内。

  张俊和韩妙玉的地下情并没有维持太久,以前都是偷偷摸摸的,怕被王凤发现,不过再怎么隐藏,毕竟都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母女俩,好几次张俊和王凤偷情的时候,都被韩妙玉撞见;而张俊和韩妙玉偷偷约会后,王凤的心思那么细腻,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最后,还是捅破这层窗户纸,而身为母亲的王凤却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张俊意料中愤怒的反应,而是和韩妙玉深谈一次后,就尊重韩妙玉自己的决定;不过她也哀求张俊,如果韩妙玉喜欢她也不会反对,但韩妙玉现在还小,如果有一天她觉得这种荒唐的生活是错误的,就不要强迫她留下。

  张俊当然是一百个答应,心想:韩妙玉早被我调教得温顺无比,要是你知道她在和老子做爱的时候,还经常喊着爸爸之类的话,那不吓死才怪。

  渐渐的,王凤母女俩默认这个事实。

  而每次张俊在王凤家留宿的时候,碰上王凤月事来不方便,张俊就会在韩妙玉的房间过夜。

  但大部分的时候,张俊都是先在王凤身上享受,直到王凤在高潮的美妙中抽搐着晕过去时,就光着屁股跑到韩妙玉的房间把她扑倒,直接让她舔着刚从她妈妈阴道内抽出来的命根子,再在她动情的扭动下推倒她,狠狠抽插着,享受着那与王凤完全不同的滋味。

  当每天早晨起来时,王凤母女俩都会互看一眼,再害羞地低下头,而或许是都会听到对方的呻吟声,渐渐的,她们也开始习惯这种荒唐的生活。

  可张俊可就苦了,一晚上都在王凤两人的房间内来回跑,抱着韩妙玉睡,就怕冷落王凤;可抱着王凤睡,韩妙玉又那么腻人,张俊也害怕她会抱怨。

  而昨晚吃完饭后,张俊本来应该是在王凤两人的房间来回奔波,当王凤满足后,张俊就跑到韩妙玉的房间里。

  在和韩妙玉一阵缠绵后,张俊竟向她提出一个邪恶的想法,韩妙玉顿时又羞又惊,但最后她敌不过张俊的甜言蜜语,羞红着脸被张俊用熊抱的姿势一边进入着,一边轻吟着来到王凤的房间。

  在迷糊中,王凤只感觉床上一沉,转头就看到韩妙玉一丝不挂地呻吟着,而张俊则在她身上卖力耕耘,这令那高潮后本就敏感的身体顿时一僵,下身涌出大量爱液。

  而亲眼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和自己的男人做爱,王凤本来是想起身,但却被张俊按住,然后就不顾她难为情地挣扎,开始爱抚着她身上的敏感点。

  哪个当妈的碰上这种情况不会难为情?何况是当着自己女儿的面!因此王凤微弱地挣扎着,但最后还是敌不过张俊的力气,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

  张俊趁机将王凤压倒后,就把刚从韩妙玉体内抽出来的命根子,猛地插到她的小穴内,令王凤顿时控制不住地呻吟一声。

  韩妙玉虽然感到害羞但也有种异样的兴奋,就在旁边娇喘着,看着王凤的身体如柳叶般摇摆着。

  最后,王凤两人却都默许张俊那荒唐的行为,轮流在她们体内抽送一阵子后,张俊又将她们带到韩妙玉的房间内,就在床上,用后入的姿势狠狠干着王凤,双手则不停捏着她的乳房。

  王凤害怕看到韩妙玉,便始终闭着眼睛,但却压抑不住呻吟声。

  而在王凤高潮后的身体抽搐中,张俊也把火热的精液都灌溉在她的体内。

  稍稍休息一会儿后,王凤害羞得不敢说话,但却忍不住睁开眼睛,偷偷看着张俊和韩妙玉。

  这时,张俊将韩妙玉拉到胯下,让那满是她妈妈爱液和自己精液的命根子放到她的面前。

  虽然韩妙玉之前就和姚楠一起帮张俊口交过,不过现在王凤在场,令她有点不好意思,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羞红着脸,用丁香小舌舔去上面的精液并吞咽下去。

  王凤见状,顿时觉得脸如火烧般的烫,尽管她也肯为张俊做这种事,但现在看着韩妙玉在舔着她的爱液,而且韩妙玉的表情是那么心甘情愿、那么陶醉,这一幕带给她的刺激实在太大。

  没一会儿,韩妙玉已经将张俊的命根子舔干净,然后张俊一时兴起,就将王凤母女俩抱进浴室,就在她们难为情的半推半就下,开始享受香艳无比的鸳鸯浴。

  王凤母女俩害羞地看着彼此,即使以前一起洗澡的时候都放得开,但张俊在场,多少还是感到有点拘谨。

  张俊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在王凤两女那一丝不挂的身体上占尽便宜,直弄得她们娇喘连连、情欲大动的时候,这才用浴巾将她们包裹起来,然后轮流抱到床上。

  随后,张俊抱着王凤母女花,和她们说着悄悄话,在大半天的调情后,她们才不再那么尴尬,渐渐的,张俊的欲火又上来了,他竟当着王凤的面,和韩妙玉来了一个舌吻,直到韩妙玉喘不过气,这才抱着王凤,一边吻着王凤,一边揉弄她们的乳房。

  暧昧的气息再一次在空气中蔓延,房间的温度也慢慢在升高。

  在亲吻着王凤的同时,张俊压着韩妙玉的头往他身下挪去。

  韩妙玉顿时心领神会,便不好意思地跪在张俊的腿间,然后张开樱桃小口,伸出丁香小舌舔着那根每次都让她心神荡漾的命根子。

  王凤看着韩妙玉为张俊口交,不知道为什么害羞之余,却有一种异样的冲动,浑身变得僵硬,腿间更是一片泥泞。

  在张俊的软磨硬泡下,他轮流享受王凤母女俩的口交后,又在她们羞涩的模样中,开始进入她们的体内,享受着最美妙的活塞运动。而也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关系,她们的小穴比平时紧了很多,让张俊爽得都有点飘飘欲仙。

  尽管这一夜没有过多的旖旎,做爱的时候也比较规矩,但第一次让王凤母女同床已经是很大的突破,张俊相信只要好好调教,以后能享受到的绝对让人血脉贲张。

  “姐夫,你在想什么?”

  韩妙玉趴在张俊的怀中,看张俊笑得那么色,而且命根子也硬硬的顶着小腹,顿时浑身一酥,一把抓住命根子后,娇嗔道:“肯定没想好事!”

  “嘿嘿,是好事,绝对的好事!”

  张俊舒服得哼了一声,觉得被韩妙玉那柔嫩的小手一抓,实在是恨舒服。

  “讨厌,昨晚和我妈那样……”

  说着,韩妙玉害羞地打了张俊一下,原来昨晚张俊在跟王凤做爱的时候,竟还要求韩妙玉舔王凤的乳房,而她可还没有大胆到那程度,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很难为情。

  “嘿嘿,那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