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重仁义,所以大家都很尊敬他!叶子爹刚死那时,他也送米、送菜的帮着叶家度过最难过的关口。总的来说陈巴是个不错的人,故对他也充满感恩的张俊,连带着也对陈大山这废柴村长没什么意见。

  张俊慢慢的走进院子里,脚下的沙石路还是那么的崎岖。还没来得及和陈大山礼貌性的攀谈一下,立刻有十多人从屋里鱼贯而出,一个个如见鬼一样的看着张俊。这群人大多都是西装笔挺相当气派,虽然脚上的皮鞋被干燥的沙尘弄得都快成灰色了,但一看就知道不是属于这的人,因为他们穿得实在太好,好的让一身破旧的张俊都有些不敢抬头。

  人群中间一位美艳的少妇明显被他们众星捧月一样的围着,一袭洋气的时装,上身是蕾丝边的粉色短袖,下身一件白色的及膝长裙,给人的感觉特别高档,特别贵重。一对硕大的白兔紧紧的包裹在衣服底下,蛮蛇小腰,丰胸翘臀的身材完美又丰腴,只是往这一站就显得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这样的成熟贵妇应该出现在高档的酒会或者是富丽堂皇的别墅,而不是这里。

  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张俊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成熟的脸蛋白皙而又细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时候显得异常激动,嫣红性感的小嘴,挺翘精致的鼻梁,一头黑色的长发盘在脑后看起来干练又迷人,倾国倾城的容颜即使是那些所谓的明星都逊色几分。

  但美中不足的是,她看起来真的很憔悴,绝美的容颜上有着说不出的苍白,甚至可以说是面无血色!即使有着化妆品的辅助,动人的眼里却有种说不出的疲惫和无神,让人心疼!要是她把嘴唇上的唇膏卸掉的话,那嘴唇的颜色会苍白得更为吓人!

  奇怪的是这一群西装笔挺的男人走过来后却不说话,一个个面色复杂的看着张俊,似乎有些嫉妒,有些羡慕,还有一些感谢,但更像是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让人惊艳的贵妇则似乎非常激动,苍白的脸上顿时充满着兴奋的红晕,情绪的波动似乎很大。

  张俊知道自己这时的穿着确实太狼狈了点,一条几乎发灰的牛仔短裤,一件破了洞的廉价背心,怎么看都会让人厌恶。不过眼前这些人的西装革履也让人相当不舒服,尤其是出现在这更是别扭,他立刻有些戒备的问道:“你们是谁啊?找我有什么事。”

  “你就是张俊吗?”

  贵妇的声音细腻温柔,十分好听。但她似乎很是激动,一双含水的美目仔细的打量着张俊,激动到连说话时都有些颤抖,搭配着她苍白的脸色,让人甚至有点害怕她会突然就这么晕厥过去。

  张俊没有答话,即使这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上有点熟悉……疑惑的看了看眼前这些衣着光鲜的人,再看到老树下的秋千旁被他们踩出的脚印,顿时有些愤慨的说:“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快说!”

  张俊本不想回来的,想留在工厂里多赚点钱给叶子买身合适的衣服,但却莫名其妙的被一向和蔼的老板辞退,那婉转的话里透着些许无奈,不用说都明白,肯定是眼前这些人搞的鬼。现在他们又这样吵闹的聚在自己家里,让张俊心里不禁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养母陈玉莲,她的身体一向柔弱,如果再被这样惊扰而出什么事可就惨了!

  “没、没什么!”

  贵妇眼角微微的湿润了,说出的颤语带着激动的哽咽,看她的样子像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似乎哽在了喉咙什么都说不出来。娇躯轻颤的样子让人十分心疼,又充满让人无法理解的疑惑。

  人群之中有一个中年男子特别的显眼,因为和其他大腹便便的家伙相比,他显得相当瘦削,不过身体看起来特别结实;虽然脸上挂着和蔼的微笑,眼神却十分的凌厉,差不多四十岁左右,充满了风霜也充满了威严,即使他在后边一直默不做声,从其他人恭敬的态度也可以看出,其实这个人是很有分量的!

  “小兄弟,咱们进屋谈吧!”

  中年男人见贵妇已经泣不成声,满面无奈的叹了口气后朝张俊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张俊感觉他的话似乎是不容拒绝一样,即使这时心里愤恨,但却想不出任何可以驳斥他的理由,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进了屋里。眼角悄悄的一扫,旁边美妇人似乎很哀痛,曼妙的身体一个劲的发颤,眼里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当真是我见犹怜,楚楚动人的让人有些心醉。

  小小的屋里一地的烟头,一进屋还能看见浓浓的烟雾弥漫!张俊一看不禁皱了皱眉,心里的火气顿时烧得更旺。显眼的炕边堆满了大包小包,炕上则躺着一个娇弱的身影,大热天她却是一个劲儿的缩在被子里,比起贵妇的幽雅更显得狼狈,不仅衣服破旧,就连头发都是乱蓬蓬的,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寒酸,不过在张俊的心里她可是最漂亮的女人,最可以让自己感受到温暖的女人。

  “妈,最近感觉怎么样了?”

  张俊轻轻的坐到炕边,柔声唤道,脸上的表情满是关爱和心疼。眼看着一地的烟头,心里的火烧得正旺,太阳穴也已经开始控制不住的鼓动着。

  一声妈,让本想进门的贵妇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停住了脚步又走出屋外,似乎不想让人看见她哭泣的模样。也不知道她心酸的是什么,但这时那副悲惨的模样实在让人怜惜,满是泪水的眼眸羡慕又嫉妒的盯着炕上病恹恹的女人,有着让人说不出的酸楚!

  “小俊回来了……”

  炕上的妇人露出了高兴的微笑,那种慈祥让人十分的舒服!妇人长得是唇红齿白,五官清秀十分好看,只要肯打扮,不会比那些城里人差。然她眼睛有些无神,脸色也是隐隐透着苍白,一副病美人的模样让人特别心疼,但不难看出她以前一定是个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因为即使很憔悴,她嫣然的一笑还是十分动人。

  炕上身体不适的美妇人就是叶家的儿媳,小叶子的生母陈玉莲。她十五岁就嫁入叶家,小小年纪就开始了相夫教子的生涯,贤慧的伺候着婆婆和丈夫,其贤淑的品德和出众的美貌倒也让叶家脸上大大的有光,但她命不好的是刚怀着小叶子的时候,叶子她爹就在上山捕猎的时候不小心摔下了山谷,没能等孩子生下来就先西去了。

  陈玉莲本来身体就有点柔弱,受这打击以后便一直卧床不起,生下小叶子后身体更是一天不如一天!虽说叶奶奶并没有说些什么,可一向贤慧的她却为没能为叶家续个香火而愧疚,心里一直有着疙瘩,身体也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十几年来一直是个虚弱的药罐子。

  见她要起身,张俊赶忙上前扶着,心疼的说:“妈,你别起来了!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先躺着吧。”

  “嗯……”

  陈玉莲还是艰难的坐了起来,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