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们想让我怎么样?”刘佳的一双大眼里面还是闪动着不安的焦躁。

  “我想让你看看他。”陆达停顿了片刻又说,“他现在心灰意冷的样子我有些担心。”

  刘佳的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躁动不安的情绪不时的在眼中闪动。

  “我只希望你再狠狠伤他一次,让他更清楚的死心,你这样躲着不声不响只会让他更难受。”李秋实说的像多有经验的情场老手。

  李医生的处事哲理,是当断则断,不断则乱。也是他活到三十五六岁感情还能平静的如死水,唯一喜欢的不敢爱,曾经喜欢的又感到不长久,因此爱情这东西他都能断了,对贾思的情早便由爱转成一种自然而然亲情。现如今可以说李医生已修练到一种大师级无欲无爱的境地,这对杜公子来说是好事还是无奈的坏事?

  刘佳低下了头,两只手的手指不停的扭在一起。想分开又不情愿分开。

  “年青人做事情太拖泥带水,只会误了自己的青春。”李秋实接着说。

  “是啊。感情的事情还是明确的对待,才会不伤害别人。”杜磬石也在旁边发话。

  李秋实想起了刘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杜看着李医生的小眼神,心里还是喜欢加喜欢,完全忘了自己干净的断情曾伤害过别人。

  “你们都别说了。陆达,如果你跟我交往我就跟你一起回去。”

  坐在旁边一直没出声的陆达没想到此时的刘佳又把矛头指向了他。气的挥着拳头就向刘佳的脸招呼,“死变态,你怎么不消失。”

  小杜也被刘佳狠狠的伤了一把,本来烦人家烦的恶梦连连,可现在一眨的工夫便被丢之不理,心里面那小小的优越感可是瞬间摔的粉碎。

  这三个正各自闹心着,只有李医生冷静,忙着拉开陆达。“陆达,冷静。忘了是来干什么的。”

  陆达头毛炸起,双眼怒瞪,他是板寸头,头毛又硬,一根根精神的就没趴过。

  李秋实让陆达坐好,转身又安慰起身想要离开的刘佳。

  刘佳很厌烦李秋实,伸手便推,李医生也没想到刘佳看着瘦瘦弱弱的力气到是不小。把他一下推的向后躺去,心里大叫着不好,可也无法稳定住身形,本以为这次会摔的不起,没想到一个温暖又浓香的怀抱紧紧的包紧他。一秒,两秒,一分钟,二分钟,这包着他的胸怀没有放开他。李医生被这浓香熏的华丽丽的昏过去。

  杜磬石抱着做梦都想抱着的人,是一时半刻不想放手,脑子里面也没有那个意识放手。

  陆达在刘佳推开李秋实时,便怒的上前像抓小鸡似的把刘佳抓住,生硬的把刘佳拖到店外,想找个偏僻的地方狠狠的教训这孩子一顿。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店里的客人与服务员,不时扫来的目光,让杜公子渐渐有所清醒起来。他自己也感到怪异,今天的李医生怎么这么安静。轻轻的叫了声,没反应,低头看看,这人怎么在他的怀中睡着了。看着怀中睡着的李医生让年青的杜公子瞬间血脉倒流,从小就没有流过的鼻血此时悄无声息的划下。一个淫汤药声音不停的在他的脑子里敲来敲去。如果不是公共场合,不知小杜会做出什么事来。

  “先生,你流鼻血了。”眼尖手勤的服务生给杜磬石递过纸巾。

  杜公子此时脑袋才真正的清明起来,脸有些挂不住的红起来,好在有鼻血映着,也看不出杜公子的大红脸。

  李医生不是昏过去了,是睡着了,睡和昏其实区别没多大,只是一个是身体不正常的失去知觉,一个是正常的需要。这么讲李医生可以说是睡着,这个怎么说哪,一是小杜身上从里到外不知用了多少安神催眠的香水,熏香。二是这几天医院的事情让他忙的连几天没睡好,科室里走了几位主干医生,他这几日都加班加点的干。从内在到外在都条件充足,李秋实就这么睡了。也许也跟香味太重有关吧,但他可是面色红润,呼吸平稳,一幅香甜入梦的甜美睡容。小杜都不想打扰他,想抱着接着睡,可一大屋子怪异的眼神,还是作罢。

  “李医生,醒醒。”小杜轻轻的摇着这肉面团,伸手在李秋实的杯子里蘸了点清水,轻轻的洒在他的脸上,李医生才慢慢的醒来。看自己趴在一年轻小伙身上,忙闪离开,“谢谢,真是对不起。”

  杜公子看着他如此疏离的神情心里面恼的要上火。

  “陆达把刘佳带外边去了。”杜磬石虽然心里不痛快,也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

  “啊!”李秋实听完便慌乱的往门外冲。小杜放下钱也跟着一起来到门外。

  没走出多远,便在夹道旁看到拥着刘佳的陆达。

  这情形完全出乎李医生所料,当时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杜公子还算清醒,“刘佳这是怎么回事?”

  刘佳边擦着眼泪边从陆达身上抬起头,“还能怎么回事,就你看到的那回事吧。”

  陆达想推开刘佳,刘佳却抱的更紧。

  “放开陆达。”李医生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了。

  刘佳瞪了眼李秋实,完全无视。

  “刘佳,放开我。”陆达脸色不佳的要刘佳放手。

  “我不放。”

  “不放,就不放吧。”陆达无耐的耸耸肩。

  “这是怎么回事?”一旁的杜磬石也云来雾里去了。

  “这,刘佳是个可怜的人。”陆达说。

  “陆达,陆达,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爱心泛滥,你怎么就听不进去。”李秋实被陆达气的直发抖。

  “哥,他真的很可怜吗。他说会好好的照顾我同学。”

  “你就听他这么说,你就信。”杜磬石也不由在一旁冷冷的说。

  “我只是想安慰他一下,”陆达推子下刘佳,让俩人身体保持一定的距离,“刚刚,我吓坏他了。”陆达想起刚才刘佳恐怖的神情都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太凶了。

  “你不知打过他几次,难道之次不是装的。”李秋实完全不信这条蛇精。

  “以前,打他都有很多人在场。”陆达让刘佳坐在路旁的坐椅上。他的情绪此时也稳定了许多,水汪汪的大眼睛像两潭深冷的秋水。

  

版权所有:rFwgvTU6RvOHVSsPs769御宅屋

☆、第 18 章

版权所有:r6fJFutDfrLEjuB御宅屋

  李秋实见如此的刘佳也没有多言,轻轻贴近陆达小声的问,“到底怎么回事?”

  陆达看了几眼刘佳,手指指自己的头,轻声的说:“他这里有毛病。”

  李医生瞪大眼睛看看刘佳又看看陆达,“怎么可能?”

  一旁的杜公子被这俩位粘来粘去的样子,弄的心里面老大的不痛快,硬生生的挤到俩人中间。

  陆达抬眼看杜公子不悦的俊脸,李医生锁着眉头看着杜公子挤到他眼前的鞋。

  “刘佳是你朋友,你怎么也不关心一下。”陆达问。

  杜公子扫了眼刘佳,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