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所爱的人在一起,与母亲离婚。

  在李秋实的心中,这个从没有出现的父亲有与没有都没有什么。而母亲那一夜却哭了很久。

  当时他曾经拥着母亲说,"妈妈,你还有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而这样的话却在大学时失信。

  眼前仿佛又回到那个清晨,他爱慕的学长与他并肩走在晨光中的林道间,那时他的心是何等的雀跃,脚步是如何的轻盈,斑驳的晨光洒在路面,如金子般动人,轻轻的踩在上面,带着晨间缕缕花草的清香。温暖的体温在学长宽大的手心不停的传到自己身体的每一处。

  那是个多么美妙的清晨,没有感到一点的意外,仿佛心中便知道他会与自己说些什么?

  那是自己第一次与一个人真正的心灵相通。第一个自己喜欢,而对方又喜欢自己的人。

  可这个人,却让他选择离开他的母亲。他犹豫着,心底里为自己得到自己幸福感到不真实。

  他从高中便知道自己,一直对高大伟岸的男人有兴趣。总会无法控制的想要依靠在男人的怀抱之中。对女孩子,他没有半点的感觉。

  他知道他这种样子不正常,想改变却又无能为力。更无法克制自己喜欢上自己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贾思。那种无法言语的暗恋一直折磨着他。在大学分开后,他想让自己从那痛苦的深渊中走出来时,学长出现了,他还与他搭建了理想的未来,只要离开母亲,离开这个国家,到一个同性可以结婚的国家,过自己快乐的小日子。

  那个清晨,阳光温温柔柔的穿过林叶间,洒在他们的身上,花的香气,草的芬芳,一切都在为他演绎着幸福的未来。

  未来,他的未来,他的母亲,那天,他与母亲提起自己的学长,提起自己所喜欢的人。

  母亲如寒风中的秋叶瑟缩的颤抖,她苍白的脸如同白纸般,干枯的双眼满溢着惊恐、痛心。

  她一直温和的面容,变的冷如冰霜,"不要害了别人。"

  "为什么?”

  母亲的话让他满心的喜悦变成一种可怕的恐惧。

  “同性之爱,只不过是种不让多数人认同的性变态。你们所谓的爱是什么?如果没有你们说的爱,你们还有什么?”母亲问。

  当时他犹豫了,他逃开了,只为母亲痛心的表情,为母亲口中的变态,也许这一些都不是,只不过是自己对学长的爱没有一丝的信任。母亲的话只不过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如果跟他离去,除了那份说不清的爱,他什么也没有。

  得到别人的爱也许对他并不是十分重要。

  自从那次,他向母亲告知自己的性向后,母亲温柔的眼神便永久的消失。她怨恨的眼神,常常如同一把利剑刺痛着他的心。

  他原本不知道这些是为什么,后来他在父亲临终的床前知道,母亲做为一个同性恋的妻子牺牲的太多。父亲一段段的恋情又不时的折磨着母亲。母亲默默的经受了十几年的痛苦,父亲却为了他所谓的爱人选择与母亲消除这名存实亡的婚姻。而父亲所谓爱人最终却带着他一起走进了坟墓。

  “洁身自爱。”父亲临终时对他言。

  “一生一定要洁身自爱,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父亲的话带着痛与悔。

  “哥,吃饭了。”陆达的声音从餐厅传来。

  

版权所有:Wzxs9At7FRuq御宅屋

☆、第 16 章

版权所有:IgSwiropNcYhvuI御宅屋

  他有许久没吃陆达所做饭了。心里不由的升起少许的忐忑。

  陆达还是原来的样子,摆好碗筷便坐到他的对面,认真的吃饭,从不多言。

  李秋实也独自一个吃惯,不发一言。

  吃完饭,李秋实收抬起碗筷,放入水池清洗,陆达把剩下的饭菜包好保鲜膜放入冰箱,擦干净饭桌,便坐到客厅打开电视。

  李秋实洗净碗筷放好,把餐厅与厨房的地擦了,便也坐到客厅。

  “哥,你还是老样子。”

  “是吗?”李秋实笑笑拿起水杯喝了口清茶。

  “嗯。”陆达应声,把视线拉到李秋实身上。

  “陆达,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讲清楚了吗?”李秋实品着茶,双眼一直没有离开电视。

  陆达沉默了片刻,说:“我来是找个人算帐。”

  “怎么个算法?”

  陆达一时无语。

  “有些时候还是得过且过的好,如果死死的纠缠最终伤还是自己。”

  陆达的脸上一阵阵的铁青,闷哼了一阵,才缓缓说道,“哥,你就没有一点自己的骨气吗?”

  李秋实怔愣了片刻,视线看向陆达,“什么是骨气,最后把自己弄的半死不活,浑身是伤便是骨气吗?这样的骨气对他人有何益,对自己又有何益?”

  陆达脸色又是一阵异样,“我咽不下这口气。你怎么不问我原因就只是要我放弃?”

  李秋实看着这年青的弟弟苦笑着摇头,说:“陆达,我知道你对别人的关心并没有其它的想法,但別人会怎么想你知道吗?人跟其它东西还是不一样的,你走的离人群太远,便认为你这人是异类,走的太近又让人产生别的种种私心,你的错,便错在你在招惹别人,而别人又把这份情理解错了。”

  陆达被李秋实的话气的脸色发紫,“哥,你怎么这么说你弟弟,我没招惹那个变态。”陆达气怒的瞪着李秋实,恨不得狠狠的痛扁一顿这包子性格的哥哥。

  陆达虽气的冒烟,可李医生却完全不相信这自小看着长大的弟弟,对着弟弟淡然一笑,说:“现在世风日下,什么样的妖物都会出现,弟弟还是只要照顾可爱女生便可。”

  陆达被李秋实的话气的牙咬的嚓嚓响。

  李秋实只是看着电视,完全无视这弟弟几乎处于暴走状态。

  “爸爸说让我看好你,不要你受伤。你如果想让我好过点最好不要让自己受伤。”

  “哥!”陆小弟是真的怒了,一手夺过李医生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摔到桌上。

  李医生没在意暴怒的小伙子,起身走到厨房拿起块抹布,擦去桌上的水迹。然后拿起杯子又盛满热水。

  陆达被这冷静的李秋实又气的要吐血,可火山刚刚要暴发,李秋实又悠悠的说道,“年青人总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的,我不让你去复仇,也是担心你受伤。昨天那群混混一看就不是善类,我不想自己的弟弟因为这群没有什么前途和理想的人把自己的前途全毁了。”

  听到这些真心实意的话,陆还心里的火气稍稍减轻了些。

  “我知道,你一时咽不下这口气,但发生的事情无论你再做什么也改变不的。”

  “哥,你知道我发生什么事?”陆达很不解,他也没跟哥具体说些什么,他会知道发生什么事。

  “不是那么漂亮的男孩骚扰你,惹着你了?”

  “不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