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4

  温博尔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罗森特和菲斯满身是血的样子,他想要冲过去救菲斯,但他还不至于像罗森特一样慌了手脚,他能感受到菲斯只是受了伤,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相比之下,反而罗森特更需要帮忙。

  温博尔喜欢菲斯,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他不会因为这样就将罗森特置之不理。他认为,爱一个人,就是让那个人幸福,而至于给他幸福的人是不是自己,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现在菲斯喜欢的人是罗森特,如果罗森特出了事,而且是在自己能救他的情况下对他置之不理而让他出了事,温博尔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而且如果这样做了,他也就没有资格再说爱菲斯,更没有资格留在菲斯身边。

  此时猎人会长将长剑抽离罗森特的腹部,正打算再刺一剑,而这次的目标就是罗森特的心脏。

  温博尔当机立断,冲上前一脚踢开会长的长剑,会长皱了皱眉,没想到最后关头居然还杀出个程咬金。

  温博尔看了一眼罗森特,只见他完全没有理会其他,满心满眼只有倒在不远处的菲斯。

  温博尔心里一紧,移开眼后立刻抓起罗森特掉落在地的长剑,瞬息间又再次向会长发难。

  因为温博尔的介入,会长此时没办法再理会受重伤的罗森特,只能抓紧手中长剑,凝神对付温博尔。

  *

  被银器伤到的伤口,是没办法即刻恢复的,但若是受伤面积过大或者受了像罗森特这样伤,伤口的沾染的银会破坏血族的身体结构,让他们立刻毙命。

  而罗森特不愧是高级血族,就算被银器刺伤,受了这么重的伤,依旧只是没办法立刻恢复。

  但对血族来说,失血过多也会死亡,罗森特现在虽说还没事,但按照他流失血液的速度,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但罗森特完全不在意,他眼睛只能看到那深红的血液流淌满地,而菲斯就躺着那里看,一动不动。

  所以即使身受重伤,罗森特依旧挣扎着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菲斯。

  此时,打中菲斯的猎人也被温博尔带来的血族缠上,周围竟没有人阻挡他。

  *

  牧云中了一枪之后,虽没有打中要害,但也让他疼痛不已,在那一瞬间他从记忆中清醒过来,刚好看到罗森特受伤的一幕,下一秒,他又被拉回记忆中。

  这一次还是之前闪现过的画面,只不过有了声音。

  站在他面前的依旧是那个俊秀的男子。

  “牧牧,我带你去看点东西!”男子一脸神秘地对牧云说道。

  牧云心中好笑,也不知道什么宝贝让他这么装神弄鬼。

  “是什么?这么神秘。”

  “不告诉你,还有,我要蒙上你的眼睛,等到了地点之后才给你解开。”男子笑得狡黠。

  牧云配合地蒙上眼睛。

  下一秒,画面一转。

  只见男子开心指着不远处的花圃,兴高采烈地说道:“牧牧,你看,我在星海中培育出这些花,有金雀花、木兰、玫瑰、雏菊等等...我知道你最喜欢的是鸢尾,所以,你要不要答应跟我在一起啊?然后我种出一大片送给你。”

  牧云觉得眼前的男子真是傻得可爱,哪里有人告白是用这样的方式的,一点都不浪漫。

  但是听完他还是止不住心中的欢喜,他假装纠结一下,看着男子眼中的紧张,忍不住咧嘴笑开,然后才点了点头。

  男子惊喜过望,兴奋得牵起他的手,边跑边道:“太好了!走!我们马上去公证!”

  牧云跟着他一起跑起来,心里热流涌动,然后他听到自己开口说道:“卿时,跑慢点。”

  牧云心中一震:“卿时....他就是卿时。”

  紧接着,场景一变。

  他发现自己抱着身形近乎透明的卿时,悲伤绝望如潮水般,向他席卷而来。

  卿时微笑地跟他说别哭,但他只觉心如刀绞。

  而这时,眼前的场景渐渐离他远去。

  牧云受到强烈的冲击,还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

  “不!别死...卿时!卿时!”牧云崩溃地大喊,在灰暗朦胧的记忆中奔跑,想找回卿时。

  【牧牧....牧牧....】

  000快急疯了,从牧云被抓住开始,他就感受到牧云与他的精神链接就开始断断续续的,到刚刚居然完全断开了,但是明明他们是灵魂绑定啊,都怪自己当初在系统培训课上不好好听课,现在这种情况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他不断尝试呼唤牧云,终于在刚才有了一点重连的反应,但是重连的瞬间,他也感受到牧牧好像很痛苦。

  【牧牧...你听得到吗?呜...你别吓我。】

  随着000的呼喊,牧云也开始慢慢冷静下来,他听着000的声音,恍惚想起自己还在任务中。

  [蠢0...]

  【额呜..额....牧牧,你怎么了?吓死我了呜..额..】

  牧云听到蠢0哭得都打嗝了,赶紧放轻声音,安抚他。

  [我没事,别哭了,乖啊。]

  【骗人,额呜...你没事怎么会突然跟我断连!我...额...我还知道你刚刚很难受,牧牧...呜...】

  牧云无奈,他知道蠢0是真心关心他,但是记忆中的事情,他不知道怎么跟蠢0解释,而且,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他现在只能给个口头保证,让000放心一点。

  [乖...真的没事,要是有事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乖哈,别哭了。]

  【真的吗?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去找资料看看怎么回事的!】000现在知道后悔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牧云出了事,他竟帮不上什么忙。

  [好...一定。]

  【牧牧,你现在难受吗?】

  [不会了,蠢0,我找到夙熠了。]

  【嗯?真的?】

  [是啊。很快你就知道了,乖。]

  牧云刚刚是晕了过去,现在他清醒过来,便睁开眼睛。

  而当他睁开眼时,刚好看到罗森特来到他身边。

  罗森特慢慢地坐到地上,位置就在牧云身边。

  牧云单手捂着受伤的右肩,在罗森特的帮扶下坐了起来。

  两人相视一笑。

  “罗森特。”

  罗森特温柔地为牧云整理稍微有点乱的发丝,“嗯。是我。”

  牧云微笑:“夙熠。”

  罗森特脸上尽是柔情。“对。”

  “为什么说只有我能找到你,一直是我找到的你?你明明有记忆不是吗?”

  罗森特笑了笑,对牧云道:“只有你重新喜欢上我,我才能恢复记忆啊。如果你没有喜欢我,那我就只是罗森特。”

  牧云听完有点囧,没想到是这样,但他自己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