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有吓到?”看到元忆欣放下车帘的动作,他知道她刚刚肯定在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刚刚就救我们的是六皇子殿下和颜太傅之子,看来今天承天寺是去不成了,我们先回府跟父亲商量这件事吧。”

  元忆欣莞尔一笑“知道了,哥哥,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元义玄点点头,吩咐回府后就在一旁安静的坐着,似乎在深思什么,所以他也没有发现元忆欣握紧的拳头和眼里翻滚的情绪。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出门,因为赶时间,平时机智的我这次居然要命的被拉客想坐更早出发的车,然后要先坐出租车…他说什么八块钱,我以为过去就八块钱,并不是!是起步八块钱,再计公里…偏偏路上还塞车了,结果就是被傻气地花了我到目的地差不多的钱出去兜了一圈再回来原来的地方...重新买票坐车,时间还推迟了一个钟!不用怀疑,我特别想掐死我自己!

娃们千万以我为鉴,不要因为一些有的没的原因就被骗啦...(我也吃一堑长一智)

改了一点点内容

明天肥家,绝对不会再傻逼了...

版权所有:PGnWmCCO8YwLkD0UU御宅屋

☆、古代(四)

版权所有:v1YxAvBLRT0qCh御宅屋

  宣墨辞平常对外人都是闲人勿近的酷哥样,对颜牧时则化身为蠢萌的粘人小孩,对此颜牧自然自动为他找好借口,比如小孩子是害羞,不知道怎么面对外人才会板着脸,或者说在剧情看来是他本来就是那样的性格,而对自己特别只是因为自己是他从小的玩伴?还有就是没遇到女主。

  宣墨辞其实也从不掩饰对颜牧的特别,目的就是要让颜牧感受到他对他的重视,可惜颜·自以为是家长·牧并不能看清自家小孩的良苦用心。

  跟元义玄一行分开后,颜牧看着一旁冷着脸的宣墨辞,心中颇为无奈:难道真的是主角相互吸引定律,刚见完面就就对女主这么有占有欲,自己不过跟女主多说了几句话这小孩就闹别扭了,果然之前是还没遇到女主才会对自己撒娇的吧,以后该不会为了掩埋黑历史对爸爸(并不!)下手吧?想想就好难过,表示不是很懂不懂主角们的世界啊,养大了有了对象就不要老家伙了吗?唉……好可怜...爸爸真的好可怜...

  不小心听到颜牧心声的000:......玛德智障!这二货真是够了!→_→

  宣墨辞一路黑着脸,不理会颜牧,而实际上他的心神一直在颜牧身上,他发现从看到元义玄之后,颜牧就变得很奇怪,很少看到他会对任何人或者事这么感兴趣,尤其刚刚分开后他就变得心不在焉,这无疑让宣墨辞感到强烈的危机感,而现在他就是想试一试自己如果表现出生气别扭的模样,自己的牧哥哥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发现,然后过来哄自己,最好能告诉自己他对元义玄特殊的原因,再不然骗一骗自己,说对元义玄并没有任何特别,只是因为他的身份也好。

  可惜,一路骑着马漫步,颜牧只在开始时瞄了他一眼,之后就继续保持着心不在焉。

  终于宣墨辞受不了颜牧因为别人冷落自己,出声打破僵硬的局面。

  “牧哥哥。”

  颜牧此时还陷在自怨自艾中无法自拔,完全没有听到宣墨辞叫他。宣墨辞看到颜牧依旧神游天外的样子,不禁微微垂眸,眼神变得幽暗,而现在他是越生气却越冷静,调整好状态后,他换上不满被无视的孩子气的表情,又重新叫了几声。

  “牧哥哥...牧哥哥...”

  颜牧终于缓过神来,“啊?小辞怎么啦?”

  “哼!牧哥哥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不理我,是因为看到那个元公子吗?”半试探式地问。

  颜牧一愣,心中划过刚刚脑补的各种情景,男主怀疑自己对女主图谋不轨了吗?自己会死得很惨吧!天辣……好激动!咦,为什么是激动?

  虽然好像那样挺好玩的样子,但还是实话实说吧,免得崩剧情,到时000又要哭了╮( ̄▽ ̄)╭

  “没有,只是在想刚刚那些刺客,本来我以为天子脚下居然还有山贼出没,甚是担忧,结果看刚刚那些人,很明显是受过训练的刺客,目标也很明确,就是大将军家眷,我怕是有人要对大将军不利。不由想得入迷了,小辞乖,我们现在先回去吧...我觉得有必要跟父亲谈谈这件事。”

  骗人!明明在元义玄还没表明身份之前就已经对他很不一样了!牧哥哥...他有什么值得你在意的?难道就因为他长得漂亮?还是说,你在隐藏些什么...

  宣墨辞眼神更加幽深,脸上却是一片担忧“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回去吧...这件事可能事关重大,保不定是邻国派来的,他们对把守好国家大门的大将军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不行,我得回宫跟父皇禀报!”

  颜牧:额...不,我只是随口说的,请务必不要太认真其实只是别人家的家事,这些人只是普通的拿人钱财,□□的杀手,要是把别人家的那点破事搞得人尽皆知,女主会讨厌你的……

  “小辞别急,这件事元公子肯定会跟大将军说明,还是让大将军去考虑其中的厉害关系吧,我们今天是出来散心的,就好好散心就好。”

  “嗯,听牧哥哥的。”宣墨辞垂下眼眸:牧哥哥,你在隐藏什么?

  “小辞,我们……咳咳...咳咳咳...”

  颜牧说着突然捂住嘴巴咳了起来,宣墨辞立刻把心中所有思绪都抛掷脑后,担忧地看向他。

  “牧哥哥怎么了?果然现在天气还是冷了点,我们快回去吧,我担心你受不了。”

  “咳咳...好吧,都是我不好,本来今天是想让你出来散散心,玩一下的,可惜我又...唉...下次补偿你,再出来玩好不好?”

  颜牧咳得脸颊微红,双眼也被盈满泪水,宣墨辞看着这样的他,心中产生更深的迷恋,甚至是狠狠欺负他,看着他流泪的阴暗想法,那样的牧哥哥肯定更美。

  “没关系的牧哥哥,我们快回去吧。”

  *

  元义玄回到府上后便立刻将遇刺和被救的事情都告知了大将军。

  “看来不能再心软了,我的大哥真的不顾念兄弟之情,我也不怕被人议论手足相残!”

  “父亲,这次多亏了六皇子殿下和颜太傅之子相救,否则孩儿可能不会这么轻易全身而退。”

  “为父知道了,只是陛下向来不喜六皇子,且说到底这也只是我们的家丑,为父也不能直接去陛下面为六皇子请功,只能稍微提一下便罢了,所以这份恩情,还是要你来还了,为父相信你知道怎么做的。”

  元义玄脑海中闪过颜牧带着微笑的容颜,心中竟有些欣喜。

  “是,父亲,孩儿知道了。”

  元义玄从书房出来时看到元忆欣在一旁等着,一看到他就马上迎上来。

  “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