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3

刻下定决心,总有一天,他也要成为和仰奇大神一样的人物,有一天他以 ‘深渊盗者’的身份重新获得真正与他并肩的机会,而不是仅仅只是个‘盗者’,那一天他将要让台上台下所有的人为他惊叹,为他的故事为他的小说为他的电影。。。为他的一切。。。拍红双掌。

    而在那之前他将真正沉下因为名利而浮躁的心,直到他真正被众人认可前,他将不再出现在台前,而这些年通过‘剽窃’得来的钱财早已远远的满足于最初自己那简单的愿望(养活自己还有儿子),因而吴言决定将这些钱财的百分之八十转化为‘爱心基金’为那些想要上学、那些依然还在饥饿、那些有药却无钱可医。。。那些需要帮助的C国同胞进一点小小的心意。至于为什么只有C国同胞,吴言表示,单个人的力量真的很有限,当然是先帮助自己人了。

    不仅如此,从今日起凡是通过‘剽窃’得来的钱财他将全部通过‘爱心基金’捐献给有需要的人,吴言相信世界上是有因果循环,他‘剽窃’了别人的作品得来的钱财就是烧了估计原作者也收不到,就这能通过这个方式来偿还。

    说吴言虚伪也好,自私也好,他只是个普通人,穿越前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小市民,他能做得也只是在不危及自己以及家人朋友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做些自我安慰的‘补偿’,求的是一个问心无愧,而这个‘补偿’也是他能想到了最好的方式。

    当然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吴言更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懂,所以找人帮忙是必须的。吴言慢慢的转过头看向冉泽谦,眼神很是复杂,最后他下了一个决心,于是嘴角微微一勾,说道:“帮我,我就答应你的追求!”

    还沉浸在吴言难得主动拉着自己的手的冉泽谦因这话立时顿住了迈步的双脚,但是握着吴言的手依然紧紧不放。吴言却因为冉泽谦的突然停下,一个踉跄不小心跌进了冉泽谦的怀里,这是该怪自己开口的不是时机,还是怪自己跌的不是位置?

    心爱的人儿的投怀送抱换做平时冉泽谦早就毫不犹豫的吃起嫩豆腐,但是今天他显然顾不上了,紧紧的将跌入怀中的吴言抱紧,因他的话而剧烈跳动的心脏久久不能平静。虽然平时吴言对于自己的追求只是沉默以对,最多只是自己在吃豆腐有些忘乎所以的时候黑了脸色,但是冉泽谦心理清楚,吴言并没有接受自己,骨子底的吴言还是传统保守的,依然守着他那最后的底线。虽然看得见偶尔也摸得着,但是却吃不着,就这么吊着、磨着……

    迟迟得不到回复的吴言心底一暗,难不成以前他对自己说的都是假的?遂,伸手轻轻推开了冉泽谦直至两人双眼对视,让对方看到自己眼睛里的认真,也看清对方眼底那抑制不住的激动。

    忽的,吴言伸出舌头微微地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唇瓣,瞄到了冉泽谦喉结因他的动作上下滑动,遂满意了,缓缓的嘴角荡起一抹淡淡却勾人心魂的笑容:“怎么,你不愿意?”

    “愿意,”冉泽谦毫不犹豫的再次把眼前这个试图勾引他的家伙抱住,咬牙切齿地回答道:“该死的愿意,我愿意的要死。”

    “你不问我,我要你做什么吗?”莫名的吴言觉得眼眶有些湿湿的,那种不管自己要做什么都会被全力支持的感觉,没由来的感觉...真好。

    彻底明白自己已经栽进去的冉泽谦无奈的顺应话题问道,“你想做什么?”搂着吴言的双手慢慢开始偏移原来的位置,不着痕迹的吃着嫩豆腐。只要一想到吴言刚刚那魅惑的样子,冉泽谦不由的□一紧,恨不得就着现在这个姿势将他直接吃掉......染上情/欲的吴言一定可爱诱人的让人疯狂吧?!

    这样想着,冉泽谦手上的小动作更是不断,吴言一个不留神,冉泽谦的手掌已经溜进衬衫抚摸上那白皙玉润的肌肤,顺着小腹慢慢游移,右手大掌更是‘不经意’间擦过粉嫩的红豆,虽然无法看到那娇嫩的模样,但是手底的滑嫩触感还是稍稍缓解了这么久以来求而不得的渴望。

    一直担心吴言会害怕、抗拒甚至是觉得恶心,所以冉泽谦最多只敢趁其不注意偷吃一些小豆腐,如今终于看到‘希望’的他自然是更想进一步的为自己争取福利,虽然暂时还不能吃掉,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有些略显急躁了。

    “啊!”吴言突然惊呼一声,他整个身体猛地一震,耳尖微微泛红,“你干什么?”粉嫩的敏感处被偷袭,吴言羞恼的打掉冉泽谦作怪的双手。

    冉泽谦有些失望的收回双手,脸上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末了,还故作可怜的道:“都是你先诱惑我的。”

    听着冉泽谦所谓的‘解释’,吴言想起自己刚才不知怎么失心疯的学起以前在□中看到的□动作,竟然想试试看对他有没有用。而且自己还真的这么做了,该死,一定是自己生病了,对,一定是这样!吴言故作淡定的说道,“我...我什么...时候诱惑过你,你别胡说八道。”可惜他那有些游离的眼色以及那涨红的脸颊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看着吴言那因为激动而越发湿润的双眸,那黑亮的眼眸中不知何时显出了几丝媚色,回想起刚刚手底下的触感,冉泽谦眼神暗了暗,深吸了几口气平复被勾起的欲/望。

    “好,好,好,都是我胡说,”冉泽谦知道不能逼得太急,今天能得到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呢?”

    感觉到脸上的热度还未降下来,吴言心底不免有些羞恼,果然网络上说得对,果然不能给他们任何机会,一个个都是得寸进尺的主。想到这吴言自以为狠狠的瞪了冉泽谦一眼,却不知道自己这个眼神在对方眼中无异于是引诱,“我想建立一个爱心基金。”

    虽然有些奇怪吴言为何突然想要建立一个爱心基金,但是本着满足爱人的希望就是他的责任的宗旨,哪怕吴言想要建立一个动物园,冉泽谦也不会有任何异议,因而毫不犹豫的点头,“嗯,我帮你。”

    ----------------------------------------------------------------------

    吴言殿下所创建的谦言爱心基金作为世界历史上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财务完全公平公正公开的爱心基金,时至今日依然延续着吴言殿下所赋予它的使命。从谦言爱心基金成立之日起直至吴言殿下及其夫冉泽谦殿下逝世为止,仅二人所捐赠金额就已超过当时的世界年国民生产总值。除此之外还让人们为之谨记并动容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