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

后还起身到许晓寒脸上摸了一把,末了还发表了摸后感想,

  “啧啧,这皮肤嫩的不像话啊?当警察不是每天都风吹日晒的?你怎么保持的?”说完还意犹未尽的又摸了一把。

  许警官面对外国女人的调戏完全石化了……

  “好了,你们别逗她了。”靳歆言护短。

  “呦,说说都不行啊?”艾米歪头问。

  “艾米,你今天这件红裙子很衬你!”靳歆言笑着说,又看了眼玛瑞,评价,“你的也不错。”

  “是么?我也觉得很好看。”艾米说。

  “歆言,我挑的,眼光不错吧。”玛瑞高兴地说。

  许晓寒看她们换了话题,长舒一口气,剩下的就是她们三个说,许晓寒一个人听,正说着呢,门铃响了,许晓寒像是看到救星一样,

  “我去开门!”说完往门边跑,一会儿拿了两份套餐回来,

  “午餐送来了?”靳歆言问。

  “嗯。”

  “你们两个吃过了么?”靳歆言问艾米和玛瑞。

  “吃过了,这都几点了,你们俩赶紧吃,一会儿一起出去玩。”艾米说。

  “嗯,那你们看会电视,我们去吃饭。”靳歆言说完,两人就去了餐厅,

  “一会儿要出去玩啊?”许晓寒有些兴奋地问。

  “嗯,快吃吧。”靳歆言知道许晓寒不愿意呆在酒店里,想出去玩,自己来过荷兰两次,不过都是谈生意,对这边不是很熟悉,才请艾米和玛瑞来充当导游。

  荷兰风车很出名,许晓寒带着大大的太阳镜满世界的跑,靳歆言、艾米、玛瑞几个人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许晓寒,多大了?”艾米问。

  “二十七,怎么了?”靳歆言看着在远处小摊前买东西的许晓寒随意的说。

  “不小了啊,怎么像个孩子似的。”

  “嗯,呵呵,她有时候是像个孩子。”靳歆言满是宠溺的说。

  几个人玩了一下午,不过基本上都是许晓寒在玩,剩下的三个在看。晚上,一起去吃饭,靳歆言几人要了牛排和红酒,许晓寒也点了份牛排,要了杯橙汁,坐在靳歆言旁边安安静静的吃,

  “许警官,不喝酒?”艾米好奇。

  “嗯,不喝。”许晓寒抬头礼貌的对着艾米说。

  “呵呵,不会是歆言不让你喝吧?”

  “我胃不好,自己不能喝。”许晓寒笑。

  “呵呵。”艾米看着靳歆言笑话里有话的说,“歆言,她不错,起码比玛瑞听话!”

  “呃。”许晓寒和玛瑞被牛排噎住。

  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了,许晓寒倒床上就想睡,靳歆言叫她,

  “起来,洗了澡,再睡!”

  “嗯,今天好累,不想洗。”许晓寒头埋在被子里闷声说。

  “不行,一身的汗,快去!”靳歆言怕她一会儿就睡着了,赶她去洗。

  “就不能少洗一天?”许晓寒一遍嘟囔一边起身往浴室走。

  洗了澡许晓寒倒精神了,趴在靳歆言旁边说,

  “你朋友在这工作啊?”

  “嗯,她两家都经商,她们父辈和爸妈也是好朋友。”

  “哦,是这样,那她们是一对?”

  “对呀,你不都看出来了么?”靳歆言捏着许晓寒的耳朵玩。

  “她们蛮般配的,呵呵。”许晓寒笑。

  “嗯。”

  “对了,这个是我今天给小诺买的,挺好玩的。”许晓寒拿出个小电动警察玩具给靳歆言看。

  “怎么你想她了?”

  “嗯,一个多月没见小诺了。”许晓寒说。

  “你想你女儿么?”

  “晨弦啊,我前天刚见过她。”许晓寒还在研究手里的玩具。

  “言外之意,你不想自己的女儿,却想着一个领养的孩子,对么?”靳歆言声音里已经有一丝不愉快了。

  “哎呦,你看看你又来了,我只是很长时间没见小诺了,有点想她而已!”

  “你明天按照这个玩具给晨弦买个一摸一样的。”

  “可是,我不记得在哪买的了。”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说完,靳歆言拉过被子关灯睡觉了,许晓寒望着天花板哀嚎,她要到哪里去买一个一摸一样的玩具啊?!

作者有话要说:  

版权所有:qgI0vAH4CgUAh3OOs2御宅屋

  ☆、第 31 章

版权所有:1n8bWktiqbGD7EvtlHpe御宅屋

  第三十一章

  从荷兰回来不久靳歆言就去海外出差了,许晓寒白天上班很忙,下班早有时间就去看女儿,今天许晓寒忙完回家已经凌晨2点多了,洗了澡,有些饿,去厨房找吃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叹口气,回卧室睡觉。外面月亮很大,可月圆人不圆,面对着一室的冷清,许晓寒突然很想靳歆言,到今天为止靳歆言已经出差五天了,靳歆言性格冷清,即使她非常爱许晓寒也鲜少在这样的日子里打电话给她,对于这一点许晓寒记得很清楚,就像现在分开五天她们并未打过一通电话,各忙各的。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靳歆言不在身边时,她会想她,想第一次见她时,她冷着一张脸等在路边,想她和自己发脾气时愤怒又极力克制的样子和凌厉的眼神,想她惯着自己时的温柔和暖。人总是弄不清很多东西,弄不清自己要什么,弄不清什么才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可是在这样一个夜晚,许晓寒突然弄明白了很多的东西,她一直说爱靳歆言,却没有尽全力爱她,没有用心爱她、包容她。既然靳歆言不打电话给她,那她打给靳歆言好了。电话响了半天也没人接,有些失望,看来天公不作美,就在许晓寒准备挂断的时候话筒里传来靳歆言的淡淡地声音,

  “喂,你好,哪位?”

  许晓寒显然没想到靳歆言会这么问,愣在那半天硬是没反应过来,直到听筒里再次传来靳歆言清冷的声音,

  “请问你是哪位?”能听的出来靳总裁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有着良好的修养和素质恐怕要……挂电话了!

  “呃,歆言,是我。”许晓寒咽咽口水说,没想到打个电话压力这么大,那边应该是白天吧,该不会打扰她工作了吧。靳歆言现在在法国分公司,刚开完会还有一大堆的事务要处理,回办公室看文件,正看着呢桌上的手机响了,随手拿起来就接了,明明是对方先打来的,可自己说了半天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觉得有些恼火,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那边却传来了自己想也想不到的声音,许晓寒打国际长途给自己?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以前不管两人谁出差,不论国内国外几乎都没有给对方打电话的习惯,自己是想许晓寒,可是也赌口气许晓寒她出去不论多久几乎都不会主动打电话给她,靳歆言每次出差又都有大量的工作,虽然想她可是忙着忙着就忘了。今天许晓寒打给自己,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自己心里确实很开心,连声音里都染了藏也藏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