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没有,我姐一直都是靳家的骄傲,别想太多了。”

  “嗯,我没事,张扬呢?”

  靳歆亦像忽然失去了力气,歪在沙发上有些哀怨的说,“去北京出差了,后天才回来呢!”

  “呦,小亦,这儿好大的怨气啊?”靳歆言揶揄道。

  “没有,我就是想她了,怎么地?”

  “想她你就去找她啊?”

  “我也想去,可是走不开啊!”靳二小姐顿时泄气了。

  “呵呵。”

  “姐,你别笑了。”

  “好,不笑。”

  “你还笑?”靳歆亦不满的拿手指着一脸戏谑的靳歆言,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开口,

  “对了,姐,许晓寒今年多大啊?”

  “二十七,怎么了?”

  “她比你小啊?”

  “嗯,对,她比我小一岁。”

  “完了,我家张扬赔了。”靳歆亦一副受打击的摸样。靳歆言不懂,看着她问,

  “怎么了?”

  “张扬今年二十八了。”

  “哦。”

  靳歆言点头,

  “然后?”

  “按辈分张扬该叫许晓寒姐夫。”靳歆亦不服气的说。

  “……”靳歆言无语,弄了半天她这是在为张扬抱不平,可这事她也说了不算。

  “姐,我和张扬决定过几天送晨颜去幼儿园了,晨弦你们送么?”

  “嗯,时间真快,晨颜今年都三岁了,晨弦也快二岁了,我回去和许晓寒商量一下吧。”

  “行,不过晨弦还是有些小,你家许警官怕是舍不得,我看她比谁都惯晨弦,怕是不会同意的。”

  “她是惯孩子,不过也分时候,前些日子她还吼过晨弦,小家伙到现在还不太愿意理她。”

  “啊?为什么啊?”靳歆亦很吃惊,自从许晨弦出生,许晓寒别提多惯着她了,别说吼许晨弦,就连和她大声说话也是不曾有过的。

  “因为一个陌生孩子。”靳歆言一带而过,显然不愿意多谈的样子,靳歆亦也就识相的没有继续,转回刚才的话题。

  “前些日子我就和张扬说晨颜该学些东西了,她就是不同意,说什么孩子上学很累,能玩一年是一年,还说她小时候就不爱学习,女儿准随她,一定也不愿意,可把我气坏了。”

  “呵呵,张扬歪理满多的。”

  “姐,你别高兴太早,你家许晓寒估计也好不到哪去,你看她和张扬那么聊得来!”

  “……”

  许晓寒把戒指放在衣服口袋里,开车回家,到了景新园 ,先进了洗漱间洗脸、涮牙,又到浴室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弄好这一切,打开衣柜取了一件紧身的水蓝色牛仔裤,一件纯白色衬衣和一件纯白色的瘦身小西服,又从衣柜旁边的鞋柜里取了一双崭新的白色运动鞋,头发简单的束了一个马尾,把两枚戒指放在手心里凝视了半饷,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清清爽爽的出门了。

  把车停好,解开安全带许晓寒下了车,沐浴着夕阳信步走在通往靳家主宅的鹅卵石路上,想着那次靳歆言刚刚怀上晨弦的时候她陪她一起回这里的情景,笑意慢慢爬上她的俏颜,一如阳光一样明媚。

  按响门铃后,许晓寒有些忐忑的等在门口,过了好一会,才听到啪的一声,门锁开了,许晓寒推门进去,客厅里只有靳老爷子一个人,老爷子精神矍铄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走进来的许晓寒,许晓寒到现在还是有些怵老爷子的,本想打个招呼就上楼的,不曾想没等许晓寒开口呢,老爷子先说话了,

  “许晓寒。”

  “到!”许晓寒条件反射般的站好。老爷子谈谈的瞥了一眼立正站好的许晓寒继续,

  “我不管你和小言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不想追究你们谁对谁错,但是我得看出来小言这几天不开心,我当初之所以同意你们在一起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能带给小言快乐,她和你在一起会开心,你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不想逼她。”说到这里靳老爷子直直的看着许晓寒的眼睛,表情严肃,声音抬高,

  “但是如果你让小言不开心了,那么这个理由就不成立了,到时候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放任你们继续下去,我一定会插手!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的孙女!包括她的爱人!”

  “是!”许晓寒笔直的站在靳老爷子旁边,声音宏亮的回答。

  靳老爷子看着许晓寒的表现,还算满意的点点头,

  “上去吧,她在三楼自己的卧室。”说完,不再看许晓寒,背着手离开了。

  见靳老爷子走了,许晓寒的身子一下子跨下了,对付这老爷子实在是太消耗体力和心力了,多来几次非的被他吓死。

  到了三楼靳歆言的卧室,许晓寒敲了半天也没人开门,正纳闷儿呢,门开了一条小缝,可是开门的为什么是靳歆亦啊?难道靳歆言不在?

  “你姐不在?”

  “你来干什么?”靳歆亦摆着臭脸。

  “来接你姐回家。”许晓寒伸头往里边看。

  “呦,真难得许警官还知道来接人呢。”靳歆亦死死地把着门,不让许晓寒往里边看。

  “我都来了好多次了好不好?”许晓寒有些无奈的看着对自己充满敌意的靳二小姐。

  “那就看你这次有没有诚意了?”靳歆亦挑眉。

  许晓寒从兜里摸出一枚戒指放在手心里,递到二小姐面前,

  “这个够诚意么?”

  靳歆亦诧异的看着那枚戒指,把着门的手都忘记了,过了好半天才磕磕巴巴的说,“这个……应该够了,你进去吧。”

  许晓寒侧过身子,进了屋子,可是卧室里并没有看到靳歆言,许晓寒看到浴室的门紧闭,又听到哗哗的水流声,猜靳歆言应该在洗澡,放心的坐在床边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许晓寒歪在床头都快睡着了,浴室的门才迟迟的被推开,靳歆言裹着白色的浴袍,赤着脚,擦着头发从里边走出来,抬头看到坐在床边的许晓寒,愣了一下,不过也就是0.01秒,就继续若无其事的擦头发,完全无视许晓寒的存在,许晓寒有些坐不住了,这是神马情况啊,当她是空气?

  靳歆言坐到床前的沙发上,许晓寒赶紧站起来,走到她旁边,准备接过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擦头发,不过被靳歆言躲开了。

  许晓寒的手停在半空中半天,才有些无力的垂下去,一时间彼此都沉默了,靳歆言擦好头发放下手里的毛巾,理了理头发,问的简单,却毫无情绪,

  “你来干什么?”

  “我来接你回家。”许晓寒理了理坏情绪,软软的开口。

  “这里就是我的家,我还要到哪里去?”靳歆言转过身来,正对着许晓寒说。

  “回我们自己的家。”

  “我们?”靳歆言像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