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第 23 章

版权所有:BzS1j7m9eYkn御宅屋

  第二十三章

  自从许晓寒和靳歆言吵架之后,她和靳歆言就像生活在一个屋子里的陌生人,谁也不和谁说话,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一个比一个回来的晚。许晓寒觉得难受,靳歆言天天冻着她,可是又固执的不肯放手。许晓寒她们三组最近破获了一起重大拐卖儿童的案子,一些被拐卖的孩子陆续被自己的父母领回去了,最后就剩下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女孩,没有人认领。孩子很可爱,长的很清秀、干净。可是也不能天天留在警局啊,后来许晓寒按局里的意思,给她先找了一个孤儿院,让她先在那儿待一阵子,再想办法联系她的家人。可是今天孤儿院给她打电话说,孩子病了送医院了。许晓寒赶到医院问明情况,孩子是急性中毒性脑膜炎,情况比较复杂需要马上做减压手术,可是需要十万元的医疗费,孤儿院拿不出这么多钱,许晓寒马上回家找自己的存折,里面只有不到两万块,打电话给刘大伟叫他们想办法凑凑,可是大伙都是穷警察凑了半天连许晓寒的都算上也不到五万块。许晓寒打电话给爸妈又没人接,最后许晓寒想了半天打电话给纪芙姚,半个小时后纪芙姚汇给许晓寒六万块,许晓寒取了钱和陆路两人去医院交了手术费,医院安排马上给小女孩做手术。当天晚上许晓寒没回家,在医院陪着小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啊?”

  “不知道。”小女孩摇摇头。

  “嗯,那阿姨叫你什么啊?”

  “叫我小诺吧,我好像叫这个名字,就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好,小诺难受么?”

  “不难受,我很坚强的,谢谢阿姨,阿姨是好人,警察都是好人。”

  “嗯,真乖,睡吧,阿姨在这儿陪你。”许晓寒摸摸她的头。

  “嗯。”

  小诺的手术很成功,许晓寒松了一口气,和重案三组的人一起轮流的照顾她,小女孩很开心,身体恢复的也挺快的。陆路来和许晓寒换班,许晓寒穿上外套回景新园。进了门,看见靳歆言已经在家了,换了鞋去了浴室,在医院呆两天一身难闻的消毒水味。靳歆言见她回来起身去给她热饭,从厨房出来见许晓寒还没洗完,就往浴室走,在浴室门口看见许晓寒脱在外面的衣服,弯腰捡起来,一张纸从上衣口袋里掉出来,只是一眼,靳歆言就一脸的寒霜,将衣服扔在洗衣机上,转身回客厅坐在沙发上等许晓寒。许晓寒洗好了出来,有些饿,自己去厨房找吃的,看见靳歆言给她热了饭菜,心里一暖,转身对靳歆言说,

  “谢谢。”

  靳歆言看她一眼没说话,许晓寒也习惯了,坐下吃饭。吃好了,收拾完了厨房,觉得有点累,就去卧室睡觉了,刚躺下靳歆言就进来了,许晓寒以为她也要睡觉,没说什么,拉过被子就要睡。谁知靳歆言一把扯过被子,许晓寒有些懵,一脸茫然,这又怎么了?靳歆言把那张汇款单扔在她脸上,

  “你给我个解释。”

  许晓寒拿起来一看,知道怎么回事了,纪芙姚给她汇款的单子,反面还有帮小诺垫付医药费的人名和钱数,上面自己清楚的写着,

  “借:大伟一万、陆路五千、梁冰五千、李东一万、纪芙姚五万。”

  “前些日子我们组破获了个拐卖儿童的案子,有个小女孩没有人认领,又生病了,医院说得手术,需要十万块手术费,我找人借钱,给她交手术费了。”

  “许晓寒我对你来说算什么呢?你需要钱可以来找我,用得着千里迢迢的找纪芙姚给你汇么?”

  “只是当时太着急了,我没仔细想。”

  靳歆言听了不怒反笑,“你有事情解决不了,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你的爱人,而是纪芙姚,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

  许晓寒不知道说什么,其实有那么一刻她想找靳歆言的,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何况两人现在的关系又处于冷战中。

  “还是,许晓寒你还爱着纪芙姚呢,是么?”靳歆言说着走过来,拿开许晓寒怀里抱着的被子,上了床,用食指和拇指抬起许晓寒的下巴,迫使许晓寒看她,

  “不过可惜了,即使你还爱她,我也不会成全你们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靳歆言慢条斯理的说,许晓寒却莫名的害怕。下一秒靳歆言就欺身上前狠狠地吻上许晓寒的唇,牙齿撞到唇上,磕的许晓寒生疼。靳歆言的手从许晓寒的下巴移到脖子上,手上用力许晓寒猛地咳嗽,却换来靳歆言更激烈的报复。许晓寒有些无法呼吸,猛地推开靳歆言。靳歆言被推开,笑笑,伸手抹了一把唇上的血,对许晓寒说,

  “怎么了,想旧情人了?不让我碰你,嗯?”

  许晓寒不语,靳歆言又接着说,

  “纪芙姚,大学时主修室内设计,至今未婚,欧阳乐是她的养女,梦想工作室的老板,我说的对么,许晓寒?”

  “靳歆言,你想干什么?”许晓寒有些不可置信,她竟然调查纪芙姚。

  “没什么,想替你照顾照顾她。”

  “不用你照顾她,靳歆言比别太过分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许晓寒有些急。

  “怎么,你是想咬我,还是想照顾她?许警官打算怎么照顾呢,和她上床,也给她生个孩子?”靳歆言嘲讽的说。

  “总之,你别去打扰她。”面对咄咄逼人的靳歆言,许晓寒充满了无力感。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

  许晓寒不想继续和她吵,拉过被子睡觉。靳歆言看看她,关灯也睡了。

  第二天早上,靳歆言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从床头柜里翻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许晓寒,

  “把钱都还了,密码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说到这里靳歆言拿卡的手停了停,挑眉看着许晓寒,

  “你不会不记得吧?”

  许晓寒从她手里接过卡,

  “没有,过几天还你。”

  “你有必要和我算这么清楚么?”

  “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欠别人的。”

  “我是别人,纪芙姚是,你欠她的就行了?”靳歆言咬牙切齿的问。

  “没有,我本来也打算过几天就还她的。”

  靳歆言看看她,没吱声。两人各自洗漱,靳歆言烤了几片面包,热了两杯牛奶。许晓寒吃了两片面包,看了一眼时间,

  “我上班了。”

  靳歆言坐在餐桌前抬抬下巴,

  “牛奶喝了。”

  许晓寒看了一眼还冒热气的牛奶,端起来喝了。这几天许晓寒一直在忙着联系小诺的父母,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把她送回孤儿院,又不放心。晚上回家,许晓寒把卡还给靳歆言,

  “小诺的手术费,孤儿院和局里各报了一部分,钱打回你卡里了,谢谢。”

  靳歆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