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

拿着刀,在阳光下那两把尖刀晃的靳歆言的眼疼,

  “站住,你俩跑不了了。”还没等靳歆言几个人缓过神,就看见许晓寒领着刘大伟和陆路追过来了。许晨弦一看见许晓寒,也顾不得害怕,

  “妈妈,妈妈。”

  许晓寒侧头看见几人,脚步不停地冲靳歆言喊,“赶紧带晨弦和晨颜回家!” 梁冰、李东从前边过来堵着两人,许晓寒带人也追过来,两人看着跑不出去了,拿刀就冲许晓寒和刘大伟捅过去,靳歆言看见了,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紧紧攥着拳头。她一向知道许晓寒的工作危险,也见过她受的大伤小伤,可这样直面看她和犯人打斗还是第一次,许晨弦一看就哇哇的哭了,看她哭了,靳晨颜也跟着哭,靳歆亦和张扬赶紧蹲下身子去哄,许晨弦挣着身子就要去找许晓寒。许晓寒和刘大伟默契的侧身躲过去,迅速掏出枪,对准人犯,

  “把刀放下!”许晓寒口气严肃。两个人犯一看跑不了,扔了刀,李东过来,给两个人拷上手铐,押着两人去了车上

  “头儿,大伟,没事吧?”陆路过来问。

  “没事啊!”两人异口同声。

  “头儿,那边的孩子好像在叫你。”梁冰指指许晨弦,小家伙满脸的泪。

  “可是,她叫的是妈妈啊!?”陆路一脸问号。

  “没错,我女儿!”许晓寒笑嘻嘻地说。

  “啊?”陆路不相信的睁着大眼睛。

  “大惊小怪!”刘大伟笑她,接着替许晓寒打马虎眼,“干女儿呗!”

  “你们先撤,把人犯带回警局,今天全体放假,明天再审。”说完就往许晨弦那走,晨弦还在哭,靳歆亦和张扬怎么哄也哄不好。靳歆言站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女儿哭也不管。看许晓寒过去,许晨弦扑过去抱住许晓寒的腿,许晓寒弯腰把她抱起来哄,“晨弦乖,不哭了,妈妈陪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嗯,妈妈陪我。”许晨弦搂着许晓寒的脖子抽泣的说。

  “好。”

  许晓寒看看靳歆言,知道她不高兴,用一只手抱着女儿,一只手去牵靳歆言,意外的靳歆言没有挣开。张扬也抱起自己的女儿,拉着靳歆亦,几个人一起去吃饭。

  吃完饭,回到景新园已经很晚了,许晨弦玩一天又受了惊吓,已经睡着了。许晓寒把她放在她睡觉的小床上,帮她盖好被子,亲亲女儿的额头,出了卧室。去客厅把自己扔在沙发里,有些无力的揉着额头,她知道最近自己的行为让靳歆言很不满,可是自己……浴室的门开了,靳歆言裹着白色的浴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淡淡地看了许晓寒一眼没说话,转身回了卧室。许晓寒叹了一口气,起身去洗澡,两人一夜无话。

  第二天,桂姨接孩子回去,两人各自去上班。许晓寒回到警局,马上审讯了昨天抓到的嫌疑人,案子很顺利,犯人在证据面前供认了犯罪事实,这些天的努力没有白费。重案三组的成员都很开心,只是许晓寒有些心不在焉,她能感觉的到这次靳歆言是有些真生气了,要是按照以前她早就和自己发脾气了,可是从昨天到现在靳歆言没有和自己说一句话,更像是在和自己冷战,她不知道靳歆言在想什么。一连一个星期,靳歆言都没有主动和自己说什么,除非必要的交流,如回靳家主宅看许晨弦。这个星期,靳歆言几乎就没回家住过,头一天,许晓寒看很晚了靳歆言还没回来,以为她在忙,就去靳氏接她,结果她看到整个靳氏大厦只有总裁室亮着灯,从门缝看进去就见靳歆言抱着胳膊站在落地窗前,许晓寒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了,很显然靳歆言在躲她。今天下午警局没什么事,许晓寒特意早些回家,发了信息给靳歆言,毕竟是自己的错,总该哄一哄。做好饭菜等靳歆言回来。可是许晓寒等了好几个小时,菜热了一遍又一遍,靳歆言也没回来,快十点的时候,许晓寒打电话给靳歆言,是她秘书接的,说靳歆言在开会,问自己找她有事么,许晓寒拿着手机顿了顿说没什么事,挂了电话。端了菜出来自己吃,忽然觉得自己的厨艺越来越差了,做的一点也不好吃。她开始有些理解靳歆言了,和自己这样一个工作时间不固定的人生活真不容易,等人更不好受,尤其是等不来人,可是自己又能怎么样呢,自己不会放弃自己的工作,不是自己多伟大,只是从选择警察这份职业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知道自己会因为这份职业放弃很多东西,甚至是自己的生命。这也是纪芙姚和自己分手的原因,也是自己开始时拒绝靳歆言的理由,她原先以为自己和靳歆言可以克服这一切,靳歆言和纪芙姚不同,她坚强、执着,只是没想到……苦笑,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吧,默默地吃了饭,收拾好碗筷,倒沙发上就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  

版权所有:7M9rbZPW7jBUgWDQo御宅屋

  ☆、第 22 章

版权所有:vvFP4XGi5fcgGxemidBK御宅屋

  第二十二章

  靳歆言早上从公司回来换衣服,一个星期没回家办公室里已经没有干净的备用衣服了,刚进门就看到窝在沙发里的许晓寒,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这个点许晓寒会在家,外面的阳光从偌大的落地窗照进来,暖暖的,柔柔的,许晓寒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睡着,头枕着沙发的扶手,脚随意的蹬着沙发背,胳膊伸到沙发外面,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这样的许晓寒美好而不真实。她知道许晓寒昨天有打过电话给她,她当然也知道她在等自己,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承认她是有些刻意的想去刺伤许晓寒,她知道许晓寒不会为自己改变什么,也没做错什么,她选择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一名警察,还是一名刑警。许晓寒非常热爱她的工作,甚至可以为它付出生命,她的工作就是她的信仰。只是自己心里难受,本能的就竖起自己满身上的刺来保护自己,去刺自己最爱的人,好像许晓寒疼了她就不那么疼了。许晓寒听见开门的声音醒了,看见站在门口的靳歆言,也有些意外,她没想到靳歆言今天早上会回来。抬手揉了一把脸,收拾收拾心情,站起身勉强的笑了笑,靳歆言看看她没什么表情,去了衣帽间换衣服。许晓寒看着她的背影,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已经八点多了,没想到今天自己睡过头了,已经过了上班点了,低头想了想,怪不得靳歆言会这个时间回来,一定是以为自己不在家吧,苦笑着摇摇头。抬脚去卫生间洗漱,出来的时候,靳歆言也刚从衣帽间出来,两人俱是一愣,许晓寒看了看靳歆言,一身熨帖的非常工整,裁剪的恰到好处的米色套装,勾勒出靳歆言完美的曲线,低头再看看自己,一身邋遢的仔裤衬衫,还因为昨晚睡沙发弄得满身的褶皱,两人怎么看怎么不搭。自我解嘲的笑笑,

  “先走了,最近局里很忙,周末加班,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