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至整个胸腔。但却还是努力地漾起笑应付许妈,

  “阿姨,许晓寒和我说过纪芙姚已经是她的过去了,我和晨弦才是她的未来。”

  “可是你不觉得你们之间差距很大么,事业、家庭、权势。”

  “我认为在爱情面前这些不算什么!”靳歆言坚定地说。许妈看看她不说话,她看得出来靳歆言很爱许晓寒,看着一脸倔强的靳歆言,忽然有些心疼眼前这个孩子了。

  许妈从书房出来,把许晓寒叫道一边就问了她一句话,“你确定要和她在一起么?”

  许晓寒看看她妈笑明媚,“当然!”

  许妈看着自己的女儿,自己工作忙,从小到大都是她爸爸带着她,小时候她很淘气经常磕了碰了,却是很少哭,总是懂事的知道不让她操心,一晃她都当妈妈了,自己好像有好几年没见她这样笑了,或许许晓寒真的可以忘记过去,开始她的将来了。

  第二天,许爸许妈就走了,许妈扔完炸弹也不帮许晓寒解决就头也不回的撤退了。靳歆言公司有重要事去上班了,许晓寒自己去送机,她也不知道她妈和靳歆言谈了什么,靳歆言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句话也没和她说,还一直冷着一张脸给她。许晓寒在机场问她妈,许妈扔给她一句,“你自己做过什么你不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说完拉着还要唠叨的许爸走了。

  许晓寒郁闷!

  回景新园告诉桂姨先回去,后天早上再来接许晨弦。她明天最后一天假,自己陪陪宝宝。桂姨走后,许晓寒打电话给靳歆言,结果—无人接听。

  晚上九点多,靳歆言才回来,许晓寒和小家伙已经睡了,听到动静许晓寒起来,刚要开口,就看到靳歆言拿好衣服去了浴室,撇撇嘴不理她拉倒,看一眼许晨弦继续睡。靳歆言上床睡觉,把被子全揽在她自己身上,许晓寒一下子就醒了,语气不怎么好,“靳歆言,你干嘛啊?怪冷的。”

  “回你自己那睡去!”靳歆言拥着被子坐起来,低吼,怕吓到孩子。

  “怎么了?”许晓寒意识到不对劲儿问的格外小心。

  “我-说-你-回-你-租-的-房-子-去-住,你-听-不-懂-么?”

  靳歆言盯着许晓寒一字一顿的说。看似流畅地说出来,却不知每个字都是她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

  “靳歆言,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

  “我没发疯!”

  两个人死死地盯着对方,谁也不让步。半天儿,许晓寒才慢慢地移动身子,

  “我知道了,这就回去,行不?”

  “呵呵,你巴不得的要回去吧?许晓寒,你想什么呢,嗯?想丢掉我和晨弦,去和纪芙姚恩爱?”靳歆言一边笑一边说,眼睛一刻不离开的盯着许晓寒。

  “我没有。”

  “你没有?那你留着和她一起住过的房子不退租,干什么呢,嗯?”靳歆言语气温温柔柔却让许晓寒莫名的害怕。

  “我只是还没来的及退。”

  “是么?既然你没时间,我今天正好有时间,已经帮你把房子退了,你该感谢我是么?”

  “靳歆言,你别太霸道了!我有自由处理我东西的权力,你凭什么管我?”

  靳歆言听了,一把扯回许晓寒,许晓寒心思全在房子上,没想到靳歆言会拉她,一下子摔回床上。靳歆言翻身压住她,一口咬在许晓寒脖子上,咬地极狠。许晓寒疼得咝咝吸气。

  “靳歆言,你咬疼我了。”靳歆言不松口,

  “房子退了就退了,我本来也要退的。”

  靳歆言还不松口,许晓寒疼到不行。

  “我错了,求你了,松口啊!”

  许晓寒紧紧地拽着靳歆言的浴袍。

  “歆言,我真错了,我不该骗你的。”

  “我说过纪芙姚已经过去了,我现在爱的是你。”

  “真的,歆言。”

  靳歆言慢慢松开口,抬起头看见许晓寒眼里的泪,又低头去吻许晓寒,靳歆言嘴里混着一丝血腥味,许晓寒慢慢的抬手圈着她的腰回吻她。两人吻了一会儿,靳歆言伏在许晓寒身上把头埋在她颈窝里,轻轻地蹭了蹭,

  “咳咳……”,许晓寒猛地咳了几下。

  “怎么,压到你了?”靳歆言紧张的看着她,忙从她身上起来,许晓寒自从那次中枪受伤后,留下了胸口疼得毛病,靳歆言担心领着她去了好几次医院,结果都没查出什么。

  “好了,没有,我们不要吵了好不好?”许晓寒继续圈着她,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

  “我也没想和你吵,你知道的你那个房子,你没退就已经是我接受的最大的极限了,”

  靳歆言说着在她锁骨上咬一口,许晓寒忍了,

  “可你没告诉过我,那个房子是你和她一起住过的,”

  “你妈妈还因为你留着那房子说你不爱我,”说着靳歆言低头又是一口。

  许晓寒怕她又要咬她往边上躲,靳歆言笑着把拉她回来,拍拍她的脸,猛地低下头狠狠地咬她一口。许晓寒忍着疼,“靳歆言你属什么的?”

  “我和你就差一岁你自己不会算啊”

  “那你也不属狗啊,怎么就这么爱咬人呢?”许警官眨眨眼努力表现成好奇宝宝的样子。

  “嗯哼!”

  “对了,靳大小姐你可比我大一岁,也不知道让着我点,就知道咬我!”许晓寒抱怨。

  “我怕你不爱我。”靳歆言笑笑,低头一边吻她一边说。

  “靳歆言,你有点信心好不好?”许晓寒没躲,让她吻了。

  “可是,你和我交往两年,说分手就分手,一走就是两年,回来之后也不告诉我!”靳歆言有些委屈的说。

  “靳大总裁,你别这么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什么不是听你的啊?”

  “你那是听我的么?”靳歆言显然不是这样认为的。

  “我怎么了?”许晓寒特无辜的说。

  “你也不看看你那无所谓的样!”靳歆言挪挪身子,在许晓寒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靳总您讲讲理好不好,和着我让着你也是我的错了?你还让不让人活了?”许晓寒怨念。和靳总裁在一起的那两年,大多时候靳歆言就是无理取闹,许晓寒都哄着她,还要她怎么样啊!

  “好了,别委屈了,我困了。”

  “好吧,我大人大量就不和你计较了,睡觉吧。”

  “嗯。”

  两个人相拥而眠。

作者有话要说:  名字改过了,希望觉得不喜欢的就不要点进来了,如果觉得这名字还会引起您的误会,让您误点进来我也可以再改或者弃文,这篇文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写了的只是一直没发而已,至于名字我也是在出差的时候着急写的没仔细想,因为当时我听讲座要晚了,文案就草草填了填,让一些读者误进,浪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