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是自豪。要知道她压靳歆亦的机会可是不多啊。靳歆言笑,许晓寒好奇心还真重,不过这个答案在她意料之中。毕竟先爱上的付出的会多些,何况张扬性格是典型的双鱼座,脑子里的两条小鱼斗争激烈,不逼着她不断了后路,她很难勇敢的面对她和靳歆亦的感情。她和许晓寒第一次的时候不也是许晓寒压她么,虽然她用了些不光明的手段。

  第三轮,张扬先抽牌,是一张J,许晓寒是7,靳歆亦是9,靳歆言是一张A。这一轮靳歆言胜。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靳歆言问许晓寒。

  “大冒险。”许晓寒斟酌的半天回,靳歆言笑笑,许晓寒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她会选大冒险在她意料之中,不过她也不会让她好过。

  “把你钱包里的那张照片扔了。”

作者有话要说:  

版权所有:gbO6CzlxXSdl3R御宅屋

  ☆、第 10 章

版权所有:8TKkUefn2Mwdd1O0HPYQ御宅屋

  第十章

  许晓寒沉默了。

  “不行?”靳歆言显然对许晓寒的反应有些动气了,许晓寒既然选择重新和她在一起,她也没用契约束缚她,那么她就应该拿出她应该有的态度,和她在一起钱包里还放着旧情人的照片真当她是傻子啊!

  许晓寒还是沉默,靳歆亦也看着许晓寒,听她姐的意思,许晓寒钱包里放着别人的照片,不用想她都知道那照片上是谁。

  “许晓寒,你是不是太欺负人了。”靳歆亦情绪激动。张扬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但也意识到情况有些糟糕,应该是许晓寒留着什么人的照片,惹靳歆言生气了,而显然靳歆亦也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靳歆亦很少这么激动,怕是这个人对靳歆言伤害很大,自己对于靳歆言和许晓寒的事情不大了解,许晓寒很少与靳家人接触,况且在靳歆言和许晓寒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正好去国外深造,自己好像错过了很多。她和靳歆言一起长大,她一直拿靳歆言当姐姐看,对靳歆言也很是尊敬,显然她也是偏向靳歆言的。所以原本四个人的游戏演变成了其他三个人对许晓寒的讨伐。

  “跟我回家。”靳歆言说完也不看几人,径直往门外走,许晓寒把手里的扑克放在桌子上动作缓慢地站起来,靳歆亦眼睛一直恨恨地盯着许晓寒,直到许晓寒出了门。许晓寒觉得自己的背都快被靳歆亦的眼睛射出洞了。

  两人开车回了家,靳歆言开门进了屋,也不开灯借着月光走到沙发边坐在沙发上。许晓寒开了灯,坐在靳歆言对面的沙发上,目光盯着茶几上的杯子,

  “我把照片拿出来,你别生气了,我只是习惯了,忘记拿出来。”

  “许晓寒,你为什么和我在一起呢?”靳歆言双手环胸陷在沙发里,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情绪,淡淡的问。

  “我,因为…你…”许晓寒吭哧半天答不上来,抬头去看靳歆言,她有点跟不上总裁大人的思维,明明刚刚不是在说照片的事情么,怎么转到这个问题上来的?

  “许晓寒,你明明之前那么抵触和我在一起,即使我那样求恳求你,你都不答应,为什么后来你却自己跑来和我说要试试呢?”许晓寒这回彻底不说话了,靳歆言也不勉强她,收回视线,只留下一句,“许晓寒,你知道么,你一紧张就两只手搓来搓去的。”就起身去浴室了。许警官看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搅在一起的手,意识到什么,嗖的一下,摊开了。看看左手,又看看右手,突然不知道两只手该怎么放了,一时懊恼极了。

  靳歆言穿着白色浴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的时候,许晓寒还坐在沙发上,兀自懊恼呢,连靳歆言洗澡出来都不知道,靳歆言站在她身后咳嗽两声,她才从刚刚的懊恼中回过神来。靳歆言弯下腰唇角若有似无的蹭着许晓寒的耳朵说,“什么时候,许警官的警惕性这么差了,嗯?”一个“嗯”拖得老长,还九曲十八弯的。听的许晓寒更懊恼了,索性站起来拉她进卧室。靳歆言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就随着她。进了卧室许晓寒把靳歆言按在化妆台前面的椅子上,将电吹风插上电给靳歆言吹头发。许晓寒手指修长,因为长年握枪掌心略有薄茧,靳歆言的头发柔软顺滑,带着薄茧的手轻轻地穿过柔顺的长发,靳歆言舒服的闭着眼,享受许晓寒难得的体贴。过了一会儿靳歆言慢慢睁开眼,看着镜子里认真给她吹头发的许晓寒,漫不经心的问,

  “许晓寒,我们要个孩子吧。”

  许晓寒给她吹头发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声音平静的说,

  “怎么想起要孩子了,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么。”

  “你不想要么,”靳歆言有些失望,

  “我们这样很好啊,要一个孩子很麻烦的,”

  “我记得你是喜欢孩子的,对吧?”

  “恩,我是喜欢孩子,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个孩子。养孩子很麻烦的,孩子最好就是玩玩别人家的,过后把她还给孩子她妈,哈!”

  “我们要孩子可以让桂姨和妈妈帮忙带着。”

  “可是,孩子天生是亲近父母的,这样不是很不负责任。”许晓寒看头发吹得差不多了把电吹风放在一边,拔了电源。

  “那我们也可以抽时间陪他的!”靳歆言坚持。

  “那么,歆言你又能抽出多少时间陪他呢?你那么忙,而且我要是忙起来一点也不比你闲。”许晓寒比她还坚持,继续说,“而且,向我们这样的家庭对孩子好么,将来我们又怎么跟他说呢。谁是爸爸?谁来生?”

  “我来生,小的时候先瞒一瞒,大一些直接告诉他好了,现在孩子的承受力比我们想的好多了。”靳总裁是谈判桌上的高手,许警官是审判桌上的高手,对于许警官提出的问题,靳总裁回答的滴水不漏,显然靳总裁胜了。

  “反正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我们还年轻,再说了小亦和张扬不是要孩子了么,这还不够么?”眼看说不过靳总裁,咱们的许警官就开始耍赖了。

  “那是她们的,我想要一个和你的孩子。”

  “……”

  靳歆言最近比较忙,自从上次和许晓寒谈了要孩子的事情后,许晓寒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她,即使有机会和她提要孩子的事情,她也躲躲闪闪的从不正面回答问题。许晓寒又去外地办案子,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这次许晓寒倒是一改以往不打电话的习惯,每天都会打一个电话给靳歆言。对于这一点靳歆言很满意。今天靳歆言出差去上海考察一个项目,她对于许晓寒了解不多,她只知道许晓寒在A市公安大学毕业就直接留在A市公安局。但她知道许晓寒原是上海人,爸爸是大学老师,妈妈是外科医生,许晓寒是独生女。靳歆言带着陵慧在上海一家子公司巡察,这家商场是去年才被靳氏收购的,最近房地产不景气,靳氏已经不单单只经营房地产了。靳歆言没有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