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她一脸严肃才不情不愿的说,“我知道了”。靳歆言看她老实了又说,“还有,除了我,不许吃别人夹的菜!”许晓寒不服气地说,“你是我什么人,管我那么多!”靳歆言听了怒极反笑,“许晓寒你是想告诉我,我们已经分手了,是么?”许晓寒咬牙,“是”,靳歆言冷笑,“你和我分手,是还想着你的旧情人呢,还是看上李东了?” 许晓寒一愣没反应过来,看上李东了?开什么玩笑!随即又想到什么,改口说,“是啊,我发现李东人好又帅,还有我就不打扰靳总休息了先走了”。说完拿起沙发上的红色风衣站起来绕过靳歆言往门口走,靳歆言闻言愣住了,眼看许晓寒走到玄关,手马上就要握住把手开门迅速起身,在门口拉住她,一把把她转过来压在门板上,许晓寒猛地撞在门把手上,疼得直吸气,靳歆言也不管她,一只手撑着她身后的墙壁,看着她声音清冷,“你真看上李东了?”许晓寒强撑,“是啊,怎么了,靳总觉得他人怎么样?给点意见?”靳歆言一听面色如墨,勃然大怒,狠狠地把她压在门上,许晓寒腰被身后的门把手硌的生疼,靳歆言察觉了,却是更加用力的按着她,许晓寒从来不知道靳歆言的力气这么大,或许不是她力气大,而是她太生气了吧。靳歆言看着许晓寒,“你的旧情人可以得到你的爱,李东也可以是么,为什么偏偏我不可以?”掌心收紧,靳歆言安静地问,听不出语调的声音。许晓寒一愣,忽然靳歆言低头狠狠的覆上了她的唇。靳歆言身上那熟悉的清淡气息也随着她倾过来的身子紧紧围绕着她。许晓寒还在愣神,直到唇上传来剧痛,她条件反射般的推开靳歆言。微微的直起身子,靳歆言见许晓寒推开她,一瞬间心就疼了,很疼。许晓寒看到靳歆言强忍着泪,又有些不忍,揽过她抱在怀里低低地哄着,“好了,靳氏总裁哭鼻子传出去,可够丢人的!”靳歆言把头埋在她颈窝里,胳臂紧紧地搂着她,一会儿许晓寒便感到肩膀湿了。

  许晓寒拉着靳歆言回到沙发上,看着她认真的说,“歆言,我说过我们不合适,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但是我们可以做朋友,一辈子的朋友好不好?”

  靳歆言听她说完,把头靠在沙发上,疲惫的说,“不好,”许晓寒无奈,“歆言,你别这样固执好不好?”靳歆言却说,“许晓寒,是你别那么固执好不好?”接着又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管着你,我可以尽量改,我也知道我霸道,我也可以改,和我在一起好不好?”许晓寒认真地听,靳歆言说完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像是在等她人生的宣判,她不能没有许晓寒,真的不能。过了好久,久的靳歆言觉得有一生那么长,才听到许晓寒压着嗓子说,“歆言,别这么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放不开自己,放不下过去。”强烈的期望过后却是浓浓的失望,靳歆言笑得苦涩,“你还是忘不了她,哪怕是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两年,对么?这就是你要和我分手的真正原因?”许晓寒揉着额头,说“对”。靳歆言直直的盯着许晓寒,眼里带着浓烈的恨意,一字一顿一顿的说“许晓寒,你-真-残-忍!”,“好,我同意分手,呵呵,即使我不同意,你也不会回头对么?”靳歆言低头看她,许晓寒沉默,靳歆言心冷到极点,咄咄逼人地说,“事情都说清楚了,你自由了,开心了吧,终于得偿夙愿了,你现在是什么心情呢?”许晓寒还是沉默,靳歆言绝望了,她起身往卧室走,“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许晓寒看着她离开,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低低地叫了一声,“歆言”,回应她的只有“嘭”的一声,卧室的门关上了。

  许晓寒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拿起衣服离开了。门的密码是她的生日,她看靳歆言开一遍就记住了。

  听到关门声,卧室里传来了压抑的哭声……

作者有话要说:  

版权所有:cbtkKzNwgzPcC御宅屋

  ☆、第 3 章

版权所有:XcfZKBYEUZMslw47UD御宅屋

  第三章

  一个月后,正是A市最热的时候,市公安局重案组三组办公室里,许晓寒正和几个手下胡吹瞎侃,刚破了一个大案子,手里没什么活,重案组三组相较于别的科室清闲一些,许晓寒是三组的组长也就是头儿,现在正带头欺负刘大伟呢,天太热几个人都不愿意出去,可是也得吃饭是不?于是大家一致认为该刘大伟跑腿,原因是他对吃比较有研究,总能找到既便宜又好吃的地方,刘大伟大叫,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大伙笑,许晓寒也笑得开心。她在这一个月里过的还好,她不知道靳歆言过的怎么样,自打那晚两人彻底说清楚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靳歆言。她只知道靳氏新建的楼盘卖得很好,报纸杂志上总能看到她的消息,报纸上的她依然清冷,优雅,高傲。甚至还有报道说靳家长辈对顾浩很是看好,顾家也很满意靳歆言,靳、顾两家准备联姻,靳歆言对此闭口不言,在许晓寒看来靳歆言不否认那就相当于是默认了,否则以她的个性是不会容许记者们瞎写的,顾浩也是出自商业世家,而且一表人才,她知道自己离开的这两年有这样一个男人一直陪在她身边帮她,在事业上,在感情上。离开她靳歆言会过得更好,许晓寒这样告诉自己。靳歆言的爱太浓烈,太沉重,她背不起。刘大伟去给大伙买饭了,办公室里的几个人继续侃,李东说,“小寒,找队长给咱放假吧,又没事做。”陆路嗤他,“叫组长头儿,小寒也是你叫的?”李东瞪陆路一眼,“要你管!”梁冰在一边可怜兮兮的说,“对啊,头儿,办公室真热,这是什么破空调!”正聊着呢,办公室电话响了,是内部电话,许晓寒随手接起来,“喂”,“嗯,知道了”。挂上电话许晓寒神情严肃,说,“全体听命,马上出发,目标靳氏集团”。说完抓了桌子上的衣服率先出了办公室,几个人听到有事做,也收起笑脸,跟着许晓寒除了办公室,几个人出来正碰上刘大伟,许晓寒丢给他一句,“看家!”就上了警车。其它人也快速上了车,许晓寒脚踩油门警车开了出去,直奔靳氏大厦。

  车上许晓寒简单地和大家说了一下情况,靳氏人事部经理被杀了,死在办公室,男的35岁。吱一声急刹车车子停在靳氏大厦楼下。几个人下车,直奔25层人事部经理办公室,门口已经围了一群人了,出示警员证,许晓寒叫陆路驱散人群,李东拉封锁线,梁冰现场取证。许晓寒去找报案的女秘书了解情况,许晓寒看她吓得不轻,只简单问了几句告诉她,以后有可能还会找她了解情况。和陵慧一起到25层,靳歆言远远就看到在调查的许晓寒,微微一愣,脚不停径直走过去,许晓寒听到脚步声回头,靳歆言已经来到她面前,面带微笑,伸出手,“许警官,麻烦你了。”许晓寒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