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牛奶喝了”。

  许晓寒知道多说无益,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靳歆言给她开了门,许晓寒换了鞋,转头说:“我走了。”靳歆言谈谈地应了一声,许晓寒刚要走却听到靳歆言幽幽的说,“许晓寒,你逃不掉的!”许晓寒背对着靳歆言,听到她的话身子顿了一下,接着抬起脚头也不回地走了。

  靳歆言站在门口,看着她笔直决绝的背影,忽然有种无力感,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  首次发文,多多支持!

版权所有:sssLrNVUxFOQkLT御宅屋

  ☆、第 2 章

版权所有:NbUudsjfBz8c1Vbh御宅屋

  第二章

  上午九点,靳氏总裁办公室,秘书陵慧敲门进来,说,“靳总,五分钟会议室开会。”靳歆言点头说,“知道了,你忙吧。”靳歆言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许晓寒又跑哪去了呢,自从上次见面后她又有一个多星期没看到她了。摇摇头笑了,不论她在哪,她永远都不会放过她的,她是她的,她不容许任何人抢走她包括许晓寒自己,想通了靳歆言转身拿好会议资料去会议室。

  此时许晓寒正在离靳歆言千里之外的H市出差,她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归为所有物了,这几天她带着刘大伟和李东随着逃犯四处奔波,今天好容易在一家偏僻的旅店抓到了那两个嫌疑犯人,准备收队回A市。许晓寒叫刘大伟把两个嫌疑犯带进警车,自己看着自己的肩膀皱眉,刚才不小心被犯人抓到伤口了,李东见许晓寒捂着肩膀忙问,“晓寒,怎么了,受伤了?”许晓寒看他一眼说,“没事,走了。”说完率先上了车。

  回到公安局,交了差,差不多就到下班点了,李东,刘大伟,许晓寒几人一起去吃饭。李东说他请客,这几天太累了出去吃点好的,几个人一边走一边商量吃什么。李东问许晓寒爱吃什么,刘大伟在一边叫,“怎么都不问我的,不过我知道头儿爱吃什么。”许晓寒乐,“哟,大伟知道我爱吃什么,那你说说我爱吃什么?”刘大伟也乐了,说,“头儿,爱吃火锅呗”。许晓寒打一响指说,“对极了”,李东马上接到,“这个我也知道”。于是几个人现在就坐在了这家还算不错的火锅店里。点好菜,三个人说说笑笑吃的很高兴。都没有注意到靠窗边坐着的两个人一直看着他们,尤其是靳歆言看到许晓寒正拿着筷子搅着那红红的火锅汤,和李东夹给许晓寒碗里的菜,眼睛都快冒出火来了。再看到许晓寒笑地开心又莫名有些心酸,她有多久没对自己笑了。顾浩坐在一边也不知道靳歆言生什么气。

  许晓寒几人吃完饭,从火锅店出来,刘大伟先走了,李东坚持要开车送她回去,正说着呢,就听到身后冷冷的声音,“我送她,不用麻烦这位先生了”,两人回头,靳歆言站在他们身后,虽然话是对李东说的,眼睛却一直看着许晓寒。许晓寒见到靳歆言有些惊讶,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靳歆言,在她的印象里靳歆言一般不会来这样的小店吃饭的。她哪里知道自从她走后,靳歆言经常来这样的小店希望能碰上心里想的那个人,老天还算照顾靳歆言,虽然重逢之前她没有遇见许晓寒,但毕竟今天遇到了,如果没有眼前这个碍眼男人那就更好了。李东看着眼前的女人,身穿米色风衣,身材修长,不由得感叹上帝的不公平,竟把人生的这样美,五官精致,棱角分明,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致命而诱惑。看她和许晓寒站在一起竟觉得是那么般配,同样的高挑挺拔,气质卓然。李东笑了笑,自己在想什么啊!这怎么可能!其实有些时候男人也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

  李东朝靳歆言身后的顾浩点点头,顾浩也点一下头算是打招呼。许晓寒看了一眼靳歆言身后的顾浩说,“不用了,我坐李东的车回去就行了”。还没等李东开口,靳歆言就口气强硬地说,“我再说一遍,我送你回去”。许晓寒看着靳歆言尖锐的眸子,叹了口气,对李东说你先回去,李东看看她说,“行,我先回了,明天见。”许晓寒对李东说,“嗯,明天见。”靳歆言看着他们没说什么,侧身对顾浩说,“你也先回去吧”。顾浩叮嘱她,说“回去开车小心。”靳歆言点点头。他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许晓寒转身离开了。

  靳歆言不说话,径直往停车场走,许晓寒叫住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自己回去吧,你开车小心些。”说完转身往附近的公交站走,靳歆言听她说自己回去,瞬间怒不可遏,踩着高跟鞋疾走几步赶上许晓寒,一把拽过许晓寒的胳膊,厉声说,“我叫你跟我回去!”声音很大有几个路过的人都向她们这边看,靳歆言在外面情绪一向控制的很好,可是人总会有例外,许晓寒就是她的例外,所有的例外。靳歆言让自己的冷静下来,才看到许晓寒抬手捏着肩膀下边吸着气,马上松了手,问“弄痛了?”许晓寒点头从鼻子里发出个模糊的音“嗯。”靳歆言拉起她的另一边的手往停车场走,许晓寒知道犟不过她只好默默地跟着。

  回到景新园的房子,靳歆言进了卧室,一会儿拎着医药箱出来。朝着许晓寒坐着的沙发走过去,把药箱放在许晓寒脚边,又去卫生间洗了手回来,这期间许晓寒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靳歆言也不理她径直去解她外衣的扣子,把她的外衣脱下来,许晓寒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立领衬衫,衬着她的皮肤越发白皙,靳歆言定了定神,接着去解她衬衫上的扣子,冰凉的手指碰到皮肤上,许晓寒才猛然回过神来,对靳歆言说,“我自己来”,几下就把前三颗扣子解开了,靳歆言看到本应好的差不多的伤口又是一片血肉模糊,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刺眼,冲口就问“你怎么弄的?!”这不可能是自己刚才拽的,许晓寒扭头看一眼轻描淡写地说,“抓犯人弄得”。靳歆言看她一脸的满不在乎就来气,手在她腰上狠狠掐了一把,许晓寒疼得呲牙咧嘴。靳歆言不看她从医药箱里取出药,给她上好药,包好,抬头对许晓寒笑,许晓寒被她笑的发毛,正要问她笑什么,却听见她慢悠悠地说“这几个牙印恐怕是会留在你肩上了,呵呵”,许晓寒无语。靳歆言整理好药箱,坐在许晓寒旁边问,“这几天出差了?”许晓寒说,“嗯,抓几个逃犯”。靳歆言像想起了什么又说,“把手机给我”,许晓寒从衣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她,靳歆言接过来一顿按接着客厅里传来“滴滴”地声音,靳歆言按掉手机,递回给她说,“我把我的号码存你手机上了,记住了!”许晓寒接过电话嗯了一声。靳歆言接着说,“以后,别吃火锅,你不想要你的胃了?!即使吃也得给我吃清汤的听到没有!”许晓寒嘟囔着说,“吃清汤的有什么意思”,靳歆言听到了说,“你再说一遍!” 许晓寒看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