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她慌張的拉著Emily往門口移動。

  「妳白痴啊?妳來就是要見她的,不是嗎?」Emily又把她拉回來。

  「唉唷,不要這樣拉拉扯扯,很難看。」她把Emily拉到角落。

  「還敢說,是誰在鬧彆扭啊?拜託妳,她又不會吃了妳,不要這麼幼稚。」Emily像是教訓小孩似的說。

  「好,那我就在這不動,如果她有看到我就看到,沒看到就算了。」她下了決定。

  「妳……好啦好啦,隨便妳,但我不會一直都陪著妳就是了,珊珊她們要我過去。」Emily看著不遠處的一群人說。

  「那妳去吧,我自己在這可以。」她說。

  「不准偷溜喔。」Emily走到一半,突然回頭跟她說。

  「快去啦。」她揮手要Emily快去。

  當她的注意力又回到人群中時,卻找不到曦的身影。

  「該不會她簽個名就走了吧?」她想。

  這種社交場合對她來說是很無聊的,Emily離開之後,有幾個男醫師想「認識」她,基於禮貌,礙於自己是新人,她客套的寒暄,然後努力想辦法脫身。

  「That’s enough.」她自言自語,好不容易擺脫了第四個來跟她要電話的男人,她決定要離開了。

  在轉身的瞬間,她又看到曦了,而這次,曦也看到她了。

  

版权所有:L37KYiYdjAklrijN1御宅屋

  ☆、第 5 章

版权所有:65tAADDnTyB8VpSwc4X御宅屋

  五

  兩個人對看的幾秒,在她們中間穿梭的人群消失了,周遭的聲音也安靜了,她們兩個就這樣靜靜的對看著。

  然後曦朝她走來。

  「怎麼不告訴我妳在這裡?」曦走到她面前看著她問。

  「我……我也不知道。」她可以感覺自己的自制力正迅速瓦解。

  又是壓抑不住對曦的情感。

  但這次,她不想輸,如果「沒有感情」是曦想要的,那她會如曦所願,沒有感情。

  「來多久了?」曦又問。

  「快一年了。」她努力維持冷靜。

  「還習慣嗎?」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曦問。

  「嗯,還可以。」她點頭,簡短的回答。

  「在美國,累不累?」曦又問,語氣是輕柔的。

  「還好,忍一下就過去了。」她不懂,曦這些客套的問候,意義在哪?

  「還是一樣,倔強、不服輸啊。」曦笑了。

  「嗯,我想先走了。」她決定照著原先的計畫離開,再跟曦對話下去,就算只是寒暄,她都無法再維持理智。

  「我送妳。」曦說。

  「我自己就可以了,不麻煩妳,妳才來沒多久吧?」她拒絕,跟曦待在同一個空間,她絕對沒辦法控制自己。

  「我簽了名,也跟大人們打過招呼了,例行公事完成就可以走了,走吧。」曦說完,沒等她回應,逕自拉著她的手往門口移動。

  曦手裡傳來的溫度,好熟悉,好溫暖,讓她好懷念……

  不能哭,她不要再在曦面前軟弱。她告訴自己。

  「上車吧。」曦按下遙控鎖。

  她們一起上了車。

  「妳一直在注意我?不然怎麼知道我才來沒多久?」上車之後,曦看著她問。

  「我……沒有……只是剛好……」曦總是有辦法三言兩語就瓦解她平常的冷靜鎮定,在曦面前,她總是無法表現得像在其他人面前那樣。

  「小貓,別緊張,我又不會吃了妳。」曦笑了,是之前每次叫她小貓時會出現的笑。

  她好懷念那個笑,還有曦叫她「小貓」的語氣。

  「不要,再,那樣,叫我。」但她卻聽到自己回了這樣的話,一個字一個字,清清楚楚的,在從她口中說出的瞬間,形成了一道,相隔在她們中間的牆。

  曦愣住。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曦無言以對的表情。

  她心目中的曦,不管遇到什麼事,總是有一種處變不驚的自信,讓她覺得,就算院長在她面前大聲咆哮,曦也能不為所動的冷靜回應。

  但她短短的七個字,卻讓曦啞口無言,用一種她讀不懂的複雜眼神看著她。

  「對不起。」沒有沉默太久,曦開口。

  然後伸手發動車,準備離開。

  把視線投向窗外,對於自己突如其來的失控,她感到內疚、懊惱。

  她明知道她等的,就是曦再次叫她小貓的溫柔,她回台灣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回到曦的身邊……她到底在做什麼?

  是想證明她不再是當年那隻「破壞規則」的小貓?還是想讓曦知道,她不是曦用來代替「某個人」的寵物?又或是,只是單純的不想那麼快「投降」,所以倔強的掙扎?

  可是會不會,最後讓她回不去的,也是她的掙扎?

  說出去的話收不回來,自己的失控要自己承擔,是這樣的吧?

  也,只能這樣。

  她的眼神逐漸空洞失焦。

  「要送妳去哪?」曦把車開出停車場之後問。

  「醫院就可以了。」她說,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醫院。

  曦沒有多問,車子開往醫院。

  「祺,妳恨我嗎?」在一個紅燈前,曦的聲音飄進了她耳中。

  語氣是前所未有的輕柔,但卻不同於以往喚她「小貓」的輕柔,而是一種,如同一縷清煙幽幽飄出,好似會在剎那間消失的輕,混入了對於逝者難追的絕望,陰柔的盤旋在,只有她們倆的空間中。

  她訝異曦的問題。她恨曦嗎?她從來不曾想過,當她想起曦時,在想念和眷戀之外,或許還摻雜了些許怨懟和不諒解……但恨,她從來不曾想過。

  曦豢養了她,然後,也可以說不留情的放生了她。

  她不願用「拋棄」,拋棄是建立在「擁有」這層關係上的。曦不曾擁有她,儘管她渴望屬於曦,渴望被曦視為「她的」,但是曦沒有這麼做。

  「貓,是不能鍊上鍊子的。」曦總是這麼說。

  她們之間的一切,都是成立在曦放任她自由來去,而她願意留下的兩相情願之上。

  所以當她提出要曦跟她一起走的要求那刻,便破壞了這樣的平衡。

  她不屬於曦,「我只是給妳一個暫時的避風港,累了的時候可以休息的溫暖,但這絕不會是一個『家』,因為這裡的主人,是另外一隻貓。」就如同曦所說的,曦從來沒有想要她留下來,曦對她的照顧,是「豢養」而不是「圈養」。

  對於曦乾脆灑脫的放手,她不是沒有不滿,可是除了接受,她還有什麼選擇?

  沒有。

  如果因為這樣,她放棄去美國的機會,她相信曦也不會願意繼續她們之間的關係。曦不要自己成為左右她決定的因素,她懂曦。

  所以曦無情的要她走,而她也走了。

  或許當時,兩個人對話,摻雜了許多賭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