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拿著食物走了。

  她非常確定,Emily一定等著看好戲。

  她盯著手裡的飲料,該來的總會來……是這樣說的吧?

  她走進轉角的便利商店,想說順便買幾個麵包帶著,等等肚子餓時就不用再跑來。

  正當她盯著架上一堆麵包時,「我要一杯美式咖啡。」是曦的聲音。

  她連忙躲到架子後面,但卻忍不住的探出頭來偷看。

  真是夠了!我到底在幹嘛?她問自己。

  那種緊張的程度,就好像她第一次在醫院,看到曦從遠方走進那樣,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只是這次,她沒有開口,也沒有走向前……

  看著曦從店員手中接過咖啡,付錢,然後離開。

  她跟在曦身後,曦還是如同以前一樣,步伐從容快速,好像是被GPS定位牽著走似的,沒有一絲猶豫。是啊,這就是曦,永遠都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果斷的朝著眼中的目標前進。

  曦的目標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突然跑進她腦中。

  她從來沒問過,那她又怎麼知道曦是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如果用Emily的邏輯來看,曦的心裡,應該也住著一個人吧?不然,曦怎麼能堅持這麼久?比她還久?

  依稀記得自己曾在給曦的信上問了這個問題,但當然,她不知道答案。

  如果真的如她所想,曦心裡住著一個人,而曦要讓自己變成「那種人」,那曦究竟想成為哪種人?住在曦心裡的人,又是誰?是怎麼樣的人可以讓曦放在心上這麼久?讓曦願意一個人孤單這麼久?

  又,如果曦心裡真的住了一個人,那也難怪當年曦對於她的離去無動於衷,也不曾找過她……既然曦心裡住了一個人,她還有出現的必要嗎?

  曦,到底怎麼看她的?是那個人的代替品嗎?還是,真的如曦所說,她是曦的小貓?

  想到這裡,她放慢了腳步,也迷惘了。

  到底,她一直想著、愛著的曦,是什麼樣的人?她突然發現,自己對曦的瞭解似乎也沒有比其他人多,就是看到曦所希望人看到的那些……或許多了一些日常生活的面向,但也沒有再多了。

  很殘酷的,她從來沒有走進曦的心裡。

  那我到底……手機的聲響打斷了她的思緒,病房有狀況,急call她回去,也把她暫時拉離了自己的灰色世界。

  但她沒有說完的那句話,還有沒有在這裡的意義?卻一直反覆的在心裡出現。

  「祺寶貝,我打電話來提醒妳明天晚上要去年終酒會喔!還要穿正式的禮服。」Emily出現的時候準沒好事。

  「喔天啊,是明天嗎?也太快了吧?」她說,邊慶幸當時有聽Emily的話把禮服帶回來。

  「是啊,而且照這個情況,妳要穿著正到翻掉禮服跟妳的冰山學姐上演感人的重逢了。」如果Emily現在在她旁邊,她一定會把Emily掐死,絕對。

  「真夠了妳,我好想掛妳電話。」她咬著牙說。

  「好啦,不鬧妳就是了。話說,學姐今天不太好……」Emily突然嚴肅了起來。

  「她怎麼了?」她突然想起那次,有病人過世時,曦回到家的樣子。

  「一個病人在醫院外面自殺,今天送急診……是學姐的病人。」

  「怎麼會?」她驚訝。

  「怎麼不會?精神科發生這種事沒啥好大驚小怪的,讓人頭痛的是病人家屬。」Emily說。

  「什麼意思?」她不懂。

  「那個病人,是因為覺得進醫院可以看到學姐,所以才自殺,所以家屬就一直纏著學姐啊……我跟妳說啦,很多家屬都比病人還難搞,以為醫院是為他家開的。」Emily不知道在忿忿不平些什麼。

  「真的……那學姐怎麼樣?」她焦急的問。

  「學姐就跟主任說,她要轉做兒童青少年,不想再接成人,尤其是中年人。她之前就一直跟主任說了。」

  「那妳們主任怎麼說?」

  「主任喔,似乎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因為聽學長說這不是第一次、第二次……感覺很多次了。」

  「果然,精神科的病人……」

  「都是瘋子!」Emily替她說完。

  「最好妳敢在醫院這樣說。」

  「敢啊,在辦公室關起門來大家都這樣說的。」

  「喔,好啦,所以,我們明天要怎麼約?」也許是聽到Emily的話,她突然覺得自己一定要見到曦。

  那天晚上,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了很久才睡著。

  在醒來前,曦又說了一次:「不要忘記,我們是貓。」

  「貓,我們要見面了。」她睜開眼,看著天花板說。

  Emily準時的在她家出現。

  「走吧,美女。」拉著她的手,Emily興奮的攔了計程車。

  「我好討厭穿這樣在路上走。」她抱怨。

  「那妳就買車啊。」Emily回。

  「算了……」她不想再和Emily繼續這種無意義的對話。

  沒多久,兩個人到了會場。

  「妳不要給我見色忘友我警告妳。」她拉著Emily,深怕在美國的惡夢又出現。

  「好啦,我會幫妳趕蒼蠅,這樣可以了吧?」Emily安撫她。

  也只有這時候,才輪到她躲在Emily身後,Emily罩她。

  但是她沒想到的,是在台灣,Emily還有很多女性朋友,跟在美國不一樣。

  在美國她們雖然Emily的朋友也不少,但只有她們兩個台灣女孩,所以有默契的在社交場合都會一起行動;在台灣,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她們才剛到沒多久,Emily就被另外幾個大學同學拉走了。而她,不想進入聒噪的女生群中。所以她選擇一個人拿了吃的,默默站在角落,至少她來了。

  那曦呢?她還沒看到曦。曦真的會出現嗎?

  「妳的冰山學姐怎麼還沒出現?」Emily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她身邊。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走了啊?反正簽名了。」她問。

  「當然不可以!萬一妳走了,冰山學姐來了怎麼辦?」Emily煞有其事的說。

  「都開始一段時間了,說不定今年她鐵了心不來。」她不否認自己想趁機逃跑。

  「那豈不太不給主任面子了,應該不會吧……妳再等一下啦。」Emily安撫她。

  「唉,算了,我要去拿東西吃。」她離開角落,往食物的方向移動。

  然後,她看到曦出現在門口的簽名處。

  她立刻走回Emily身旁。

  「我看到她了!」她在Emily耳邊小聲說。

  「在哪?」Emily往她回來的方向看。

  「不行,我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我要走了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