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得她立刻坐起来,细细辨认片刻,她慌忙下床趿拉着拖鞋往外走。

    走下楼梯拐角,沈阿姨迎面就撞见客厅的微弱光线里,“扭打”在一起的女儿和夏唯。

    夏唯看上去情绪很激动,脸颊上闪闪泛着泪光,潼恩一直俯头对她低声说着什么,夏唯却依旧奋力挣脱。

    沈阿姨一个箭步冲上前,毫不犹豫抬手一巴掌扇在潼恩后脑勺上,“你干什么啦!”

    啪的一声响,这下手的狠劲瞬间震慑住了夏唯,二人一时都停下动作,怔愣看向沈阿姨。

    麻麻你是不是打错人了?潼恩一脸难以置信,又想去做亲子鉴定了。

    沈阿姨避开潼恩受伤与质问的小眼神,转而看向夏唯哭花的小脸,关切的问:“怎么回事呀?”

    夏唯断断续续的抽噎,低头气呼呼鼓着腮帮不答话。沈阿姨只好狐疑的转向潼恩。自己的女儿沈阿姨很了解,一旦私下里对谁使坏,那真正是直达要害一击毙命的阴狠程度,但潼恩貌似没理由对自己口味偏好的小厨娘下手啊?

    某种程度上,沈阿姨真相了,潼恩似乎真是打算“下手”玩一玩来着。

    “你上楼睡吧。”潼恩微蹙眉头,散漫的转身坐到沙发上,倾身又去扯夏唯的胳膊,想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没想到平时迟缓的夏唯,突然开挂一般反应灵敏的躲开了她的手。

    潼恩尴尬的收回爪子,挑眼看妈妈一眼,轻声重复一遍:“没事的,你去睡吧。”

    怎么看都是有事的吧!沈阿姨斜着眼睛瞪潼恩。

    夏唯深吸一口气,看向沈阿姨含泪告别:“阿姨,我要走了,我让妈妈明天就来接我班,谢谢您这么久以来的照顾和帮助,我会想您的,再见!”说完就转身要往门外跑。

    沈阿姨还没来得及反应,沙发上的潼恩忙不冷不热的说了句:“太冲动了。”

    夏唯顿住脚步,侧头瞥了潼恩一眼,就听那家伙继续镇定的低头开口:“喜怒形于色是需要资本的,你这样子,以后工作有的是气受。”

    “反正我又不会给你工作!”夏唯气得直撇嘴。

    “这可说不定。”潼恩低头浅笑:“你最好留条后路,我管理员工最大的特色就是记仇了。”说完就翘起二郎腿,一双桃花眼从夏唯脚底挑上来,一脸得瑟的等她来赔罪。

    夏唯深吸一口气,果然回过头走到人渣主人身旁,弯下腰,再次捡起靠垫挥舞起来,砸在潼恩一头顺滑的卷毛上,“用!不!着!”

    吼完转身就跑了,夏唯一路狂奔,咣当一声关上门,留下一脸问号的沈阿姨,和极速抚平发型的潼恩,等再追出门的时候,夏唯已经陷入黑夜中见不着身影。

    沈阿姨一哭二闹三咬人,最终换得潼恩“她会回来的”保证。

    之后的一星期,夏唯每天都会接到沈阿姨的电话,劝她来自己公司工作,却都被夏唯婉拒了。

    为了争口气,夏唯将简历全都投去了实力雄厚的外资企业,有意无意的对潼恩捶响了战鼓。

    大公司都是非常专业的,即使看不上她的简历,也会有人事专员联系她通知面试或婉拒,几趟下来,夏唯通过了几场笔试,却都在面试问答的时候因缺乏经验而被“祝您找到更合适的岗位。”

    除了网上投简历,夏唯也跟室友一起去招聘会排队。

    本以为,湘大虽然不是北大清华之流,但也绝对足够她在简历上无需遮遮掩掩,可以光明正大的用大号字体映在简历的封面。

    她的成绩单不论专业课程还是选修课程,全部都是相当漂亮的名次,除了英语只过四级外,其他方面胜算都挺大。

    大家的目标很一致,一进公司月薪起码三千以上,试用期不超过三个月,公司配车年终奖等福利都得上点档次,否则就把简历还给我!

    这样的雄心壮志,在排了一小时队还没摸着入场的门框后,渐渐被浇灭了。

    进场后,原本打算挨个看职位待遇再做选择来着,却没想到,临近一家公司挂牌五险一金3000提成的小专员职位,8小时工作,有双休,这样的条件,队伍就排了十几米,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

    耳边传来“我是南工大的!”吼声,继而“我是北航的!”

    南工大败退。

    于是“我是复旦的!”

    北航败退。

    最终一个雄浑的嗓音响起:“我是墨尔本大学的海归,双硕士学位!”

    众本科生给跪。

    夏唯风中凌乱了……

    这些人难道不该没毕业就被公司预定了么?为什么还要跑来这里跟她们抢饭碗?墨尔本那家伙,你移民当地月薪不得几万吗!这么爱国做什么!

    除此之外,说起来面对应届毕业生的招聘会,却几乎每一家公司都是“有相关工作经验优先”。

    一趟应聘会挤下来,夏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口干舌燥,最终看清了形势。

    家里有钱的,都打算回老家继承家族产业去了;有权的,都去机关事业单位公务员的路子了;啥都没有的,就打算考研去,实在没法子,才会像她这样,来这里接受服务大众的苦力活。

    十二年寒窗苦读,穷人家的孩子依旧输在了起跑线。

    几场招聘会跑下来,待遇合适又愿意招她的,只有几个远在几环外,必须去郊区租房的工作。

    外婆和妈妈都很关心她找工作的进度,夏唯只能推说专业对口的不好找。

    事实上问题在于,对口的工作,工资只给她开1800奖金,试用期甚至有说一年的,这比服务类兼职工资还要低,也就外表光鲜坐在写字楼里了。

    但转念一想,工资这种事本来就是得慢慢涨的,夏唯在经过思想斗争后,决定还是选市区内的工作,在一群1800里找一家职位比较有发展空间的公司。

    而此时,距离离开沈阿姨家,已经半个多月了,某人一个电话都没有来过。

    夏唯把手机桌面都换了,还想要清空图库,看着删除的图标半晌舍不得点下去,最终一咬牙,把图片备份到u盘和电脑里,才爽快的删除手机图库。

    虽然白天克制不去想,可她每晚都能梦见那人渣坐在餐桌旁,认真翻看手里的资料,时不时挑起眼眸冲她温柔浅笑,眼里全无那种阴鸷的戏弄,在梦里面,潼恩对她可好了。

    这样的梦最好不要醒来,否则一想一脸的泪痕。

    姜可在得知夏唯辞去钟点工工作后乐不可支,又开始了孜孜不倦的拜访,再得知夏唯新工作的待遇后,她觉得有一些不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