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

比请律师要贵。”

    夏唯耳朵一阵阵发烫,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听对方轻笑一声,不再戏弄她,直截了当的回复:“你应该进来就直说,要我帮你处理家庭纠纷,我也好直接拒绝,不耽误双方的时间。”

    夏唯心里一咯噔,呼吸都变得局促:“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我只是想问一下……因为、因为……”因为觉得潼恩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帮她解决。

    “夏小姐,我很好奇,”潼恩打断她的话,敛起双眸注视她:“你究竟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我会帮你?”

    夏唯低着头,面红耳赤:“之前、之前我觉得你很好心……”

    “我想你是误会了。”潼恩漠然看着她:“昨晚你是在工作地点范围内出事,我有义务对你的安全负责。”

    “那再之前……”夏唯额角渗出汗珠,还没等她说出反驳的话语,对方早已料到她想说什么。

    潼恩散漫的偏过头,直截了当撇清了关系:“处理赔偿合同,是我母亲的要求,你只该认为她好心,与我无关。”

    继而回头盯住夏唯的双眼,目光满是阴鸷的讥诮:“我很难理解你这种自来熟的行为,这个社会没有无本的买卖,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说完直起身,迈步绕过夏唯,在即将擦身而过时停下脚步,侧头垂眸盯住夏唯,嗓音低沉却锋利:“不过,恕我直言,以夏小姐的条件,即使愿意予,别人也未必会买账。”

    夏唯闻言脑中一片轰鸣,心像被人重重捶下一拳,身体却仿佛本能的拼命维护眼前这个人,脑中不断闪现那些念念不忘的画面:将她拉进怀里护她周全,在她被围困时挺身而出,在她惊慌无措时递给她充饥的食物……

    为什么要一次次给她希望,再一次次用最粗暴的方式撕碎她所有的幻想。

    潼恩收回视线要离开,夏唯陡然开口:“我的自信都是你给我的!”

版权所有:VEKZ4TGtWtZx2i8ezW6御宅屋

  ☆、第22章 你的自信

版权所有:lnioWR4kVVBoXpdLu御宅屋

夏唯说完转身抬头注视潼恩,眼里满是倔强的委屈:“我不相信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我知道我笨,话里藏话那套我不会,也不可能向你一眼看穿我那样的轻而易举看懂你,所以我怎么想就怎么说……”

    夏唯深吸一口气,涨红了脸,壮着胆子质问道:“如果不是出于好意,那我问你!之前所有的一切,你对我真的没有半点故意的逢场作戏?”

    潼恩闻言再次侧过头来,目光中带了些挑衅的笑意,而后缓缓转过身子面对夏唯,微挑起唇角低声说:“你这是打算跟我撒泼么?怎么装得跟撒娇似的?你该像其他女人那样,扯着我嚷嚷,说潼恩,你必须帮我把事解决了,我不能白让你上了。”

    顿了顿,又佯作恍然,不怀好意的逼近夏唯沉声说:“哦,对了,我貌似还没对你做过什么,夏小姐这自信还真容易填满。”

    夏唯听得浑身发抖,怔怔仰视那双戾气满溢的琥珀色眼瞳,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个人面前感到极致的恐惧与屈辱,从前的守护瞬间如同泡沫般破碎四溅。

    原来,原来帮她度过所有困境与危险的人,才是真正最危险的人。

    夏唯绝望的看着潼恩,心里的揪痛无法抑制,眼泪一滴一滴滴在冰凉的地板,可那双绝色的眼眸,并没有露出一丝愧疚与怜惜,依旧挑着薄唇默然转身走出门,留下她一人仿佛置身宇宙洪荒,被一片黑暗与绝望牢牢包裹。

    如果是姜可……

    夏唯目光闪烁,被撕裂的心仿佛拼命在寻求安慰,如果是姜可,一定不舍得这样伤害她。这个人,这个人根本从头到尾都没将她放在眼里过。

    手脚仿佛都被抽干了血液,死一般的冰冷,夏唯第一次工作都没干完,就离开沈阿姨的家,逃似得飞奔出门。

    沈阿姨还陪着小侄女在夜市游逛,如果在家的话,一定会慈爱的问她为什么哭了,问是谁欺负她,潼恩会不会因此后悔这样对待她?

    那又有什么意义,那人不会因为心疼她后悔。

    夏唯绝望的闭上眼,不管不顾的在黑黢黢的小道里奔跑,无措又绝望的想要躲回家,路途却比想象中漫长,她跑了一半,就喘得喉咙都痛了,只能抹干眼泪,拖着脚步往前走,心渐渐疼得麻木。

    快到西门时,不远外的保安大叔认出她,立刻嬉笑着招呼:“丫头今儿这么早收工啊?”

    夏唯直愣愣的停下脚步,木偶似得扭头冲大叔点了一下头。

    路灯光的投影让保安并没有察觉夏唯红肿的双眼,他如往常一样,双手抄在军大衣袖子里,挤眉弄眼的冲夏唯八卦:“听说了吗?后山新别墅区施工队里,几个民工出事了!”

    夏唯目光略微转动,迟钝的重复保安的话:“民工?出事了?”

    “诶!就是那几个打桩的!”保安一点头,继续说:“这事儿捂得可严实,谁动的手没人知道,有风声说那群人招惹了咱这庄里的头面家的人!”

    夏唯没搭话,保安见她神色木讷,干脆直接开口打听道:“就是你雇主家啊!你知道这事儿吗?”

    夏唯木讷的摇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灰暗的目光陡然闪烁,似又燃起丝光华,冲保安点点头,讷讷的说:“何必要难为那些人,事情都是我的错……”

    “啥?”保安一脸诧异的歪过耳朵听,“你说啥?你认识那些人?”

    夏唯回过神,苦笑着摇摇头,说:“不认识,我先走了,再见。”

    “诶!你……”保安看着她幽魂似得背影,一脸狐疑。

    为什么要帮我出头?如果不在意,就不要给我一丁点希望。

    夏唯独自一人往公车站台走,外套空落落的敞开着,任凭北风呼啸着灌进怀里,心间的钝痛让身体麻木,自虐似得任凭刺骨的寒风割刺全身。

    “小唯?”

    身后传来熟悉而疑惑的嗓音,夏唯顿下脚步,脑子有些不听使唤的迟钝,在辨认出那是姜可的嗓音后,夏唯莫名的惊慌,陡然缩起脑袋就往站台奔。

    “小唯?”

    姜可刚下车,距离夏唯从前的下班时间,还有二三十分钟,姜可不太确定那人是夏唯,但见她朝站台方向跑,惊慌失措的姿势分外眼熟,这才确定她身份,忙撒腿追上去。

    夏唯惊慌失措,她怕姜可看见自己现在颓丧的模样。她爱上那样一个肆意作践自己的人,怎么对得起姜可的温柔?身后的喊声愈发急切,一声一声都像是讥讽般让她无地自容。

    她越过人行道边界,在宽阔的自行车道上冲着站台飞奔,路灯晃眼,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