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伸手端起沈阿姨跟前的瓷碗,捞了只鸡腿、盛半碗汤,放回到她跟前,却被沈阿姨白眼到:“等菜上齐了再吃呀!”

    “已经齐了,吃吧。”潼恩淡淡丢了句,继而又默默给自己盛了碗汤。

    “乱讲!”沈阿姨心说闺女这是饿疯了,忙招呼夏唯说:“小唯啊,快!把菜都端上来,跟我们一起吃!”

    夏唯再也无法拖延,低着头苦脸支支吾吾的解释:“我刚才……”

    “在清理书架。”潼恩面无表情舀了勺汤接话道。

    夏唯被这么一接话,更是羞愧难当,她以为沈阿姨会和客人去外面餐厅吃晚餐,怕烧出来浪费,所以连忙对着沈阿姨解释道:“我以为……”

    “你和女儿饿死无所谓,书架干净最重要。”

    “不是的啦!”

    夏唯红着脸委屈的瞪向那个面无表情乱接话,戏谑她的家伙,急得原本想说的话一下子全忘了。

    沈阿姨一下傻眼了,她低头看了看碗里的一只鸡腿,再看看偌大的长桌上,孤零零的一碗鸡汤,委委屈屈的嘀咕道:“那、那就先坐下来吃吧,以后记得先做晚餐啊!”

    夏唯哪有脸跟人母女抢一碗鸡汤,连连道歉后冲回书房,去清理刚刚擦剩下的两个书架。

    作为补偿,夏唯几乎翻天覆地的把家里擦了个遍,沈阿姨劝也劝不住,一直忙到近十一点才去交任务告别,临走前特别想再和那个美人正式道个谢,却又不好意思对沈阿姨开口,只能嗫嚅道:“阿姨,可不可以替我好好谢谢你女儿?”

    沈阿姨闻言喜滋滋的摆手说没事,余光恰好看见潼恩绕过扶手要上楼,忙招手喊道:“宝贝啊~今天小唯走得晚,你要不要开车送一下她呀?”

    饭都没吃饱的潼恩难以置信的回头默默看她妈,沈阿姨忙缩回脖子当没说。

    夏唯抓住间隙鼓起勇气朝扶梯方向鞠躬,诚恳地说:“小姐!我叫夏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报答您,以后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体力活,随时随地都……”

    她话还没说完,那美人已经回头往楼梯上走,依旧态度冷漠,对她的道谢仿若未闻。

    夏唯顿时有些尴尬的红了脸,越说声音越小,心里乱成一团。

    心说自己有什么资格同那人对话呢?是不是沈阿姨给了她点脸面,她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越想心里越乱,最后只能闭了嘴,难过的对着扶梯低着头,心情一时跌落到谷底,一种不同于对身份落差的失望,她说不清楚,只是难过的不行。

    “我叫潼恩。”

    在夏唯闭口后的不久,一个冷漠沉郁的嗓音,审判般飘然而至,如同一击重锤打在夏唯心坎上,她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楼梯,潼恩就在拐角出侧身而立,慵懒转头俯视她。

    夏唯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仰视那个人,却清晰的感觉那人看自己的目光……并不善意。阴鸷的琥珀色浅瞳像是看着一个新奇的小玩具,饶有兴致注视着夏唯,随后礼貌的一颔首,迈步消失在楼梯拐角。

    这个画面之后的许多天里,反复在夏唯脑海中重播,每每回想一次,心跳就要加速好几拍,实在想得忘我的时候,她还会对着空气腼腆的傻笑,好几次都被夏楠看到了,吓得小女孩儿都不敢搭理她。

    在联系上纸条里的两个人后,事情几乎不需要夏唯出手,连厂房会计都是律师在交涉,赔款随后就分批打到了妈妈的工资卡上。

    唯一让夏唯担心的事情,是舅舅在她之后也去厂里讨说法了,据说带了几个哥们儿把人办公室堵了,事后还被带去派出所做了笔录,好在厂房会计说明赔偿合同已经给了伤者的女儿,当时的赔偿价格还是两万多。

    夏唯担心舅舅知道实际赔款后,会打赔偿款的主意,所以只把事情告诉了妈妈,对外都说两万多。

    妈妈对此很震惊,她都来不及惊喜,就陷入胆怯的怀疑中,“你是说沈老板让女儿帮你请了律师,伤残鉴定也走了医院后门?”她非常吃惊,雇主虽然是个阔绰的女人,可平日里并没有与她多交流,只是对她的活计赞赏过,还给了小费做奖赏。

    非亲非故的,再热心的人也不可能帮她这么大个忙啊?妈妈越想越害怕,甚至担心自己女儿跟人家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最终疯疯癫癫的逼迫夏唯,把多出的五万多赔偿,全部取出来还给那个姓沈的雇主。

    夏唯急得不行,忙把来龙去脉都讲了,包括沈阿姨也是小三女儿的事情。又明明白白的告诉妈妈,这点事对于她们家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没花几分钟就解决了,在她们眼里根本算不上多大的人情,并不需要做什么下三滥的交易。

    况且……夏唯心里赧然的想,她还巴不得沈阿姨的那个女儿,是对自己有什么不轨企图才帮忙的呢。

    妈妈见夏唯说话说得好好的,脸突然一红,像是陷入什么羞涩的回忆,立刻唤她:“小唯!那这样,你把多出的钱先全都取给外婆,住院到现在,都是她掏的钱,将近两万了,多出的就当是妈妈孝敬外婆的,咱娘俩要是出事,外婆的钱还是我们的钱。”

    夏唯闻言立刻点点头,她很同意妈妈的说法,外婆向来省吃俭用,除了嘴上不饶人,从来都是个无私的长辈。

    可她却忘了一点,外婆是妈妈的母亲,也是大舅二舅的母亲,外婆能对妈妈无私付出,关键时刻,同样会对自己心爱的儿子无私付出。

    晚上回到外婆家,夏唯心情很开心,用沈阿姨给的小费买了几大包零食,打算明天带一部分回学校宿舍,留下部分给夏楠。

    没想到,夏楠晚自习回来时看见零食,却完全没有兴奋的意思,愁着张脸开电脑,吓得夏唯都不敢去问怎么回事。

    没过一会儿,夏楠突然转身看夏唯,目光恳切的说:“唯姐,我爸说厂子里给你们赔了三万?”

    其实应该说一开始的两万多,可夏唯不太好意思骗她,就含含糊糊的摆手说:“差不多吧……”

    “那你们住院回来还能剩下一万出头呢。”夏楠试探着问。

    夏唯稍微起了点戒心,看向小姑娘干净的眼神,忽又觉得自己想太多,夏楠从来都不是个贪钱的姑娘,从小到大都在班里做公正不阿的小班长,为人正直到几乎固执。

    “是啊,剩下很多呢,刚好给妈妈买点补品。”夏唯笑了笑。

    夏楠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有一些复杂。

    “怎么了啊楠楠?”夏唯忙询问道。

    “我们班上那个成绩超差的男生老是骚扰我,今天自习课后,他看见我拿诺基

- 御宅屋https://www.yushuwu.com